dz6jp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權寵新娘蜜如甜 線上看-247 喬墨兒探獄相伴-uocif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让我保释侧妃?”乔墨儿嘲笑道,自己明明差点儿被她害死在了甘露寺,要不是韩云熙寻到了她,她怕是现在还待在枯井里面,这会儿乔涵儿入狱了,就想要人找她帮忙,也不动脑想想乔墨儿凭什么去救她。“你觉得我会去保释她吗?”
乔墨儿自认为自己不是个很大度的人,所以拒绝的回答道:“我和她一点儿也不熟,所以我不愿意去帮她说情,若是她再派人来寻我,就麻烦小拴拴你告诉那些人,让这个侧妃还是早早死了那条心吧。”
无拴知道乔墨儿不会去救乔涵儿,可是乔涵儿派来的衙役告诉他,如果乔墨儿不出现的话,那她就想办法让她记起,韩云熙是杀她父母之人,看她还有没有脸和韩云熙在一起。
神树领主
无拴自知这个乔涵儿是个疯子,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请求乔墨儿去监狱看一看她。
“夫人,您就去看看吧,毕竟也是你的亲人。”
巧灵儿也附和道,“这位姑娘,你看他都这么哀求你了,你就去狱中看看她吧,毕竟再不受宠,也是你们耿王府的侧妃啊。”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差遣,还是说你和那个侧妃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关系,所以你来替她说情了?”乔墨儿反问巧灵儿;“若是姑娘你有那个好心,不如你替我去趟牢狱,帮我照拂照拂那个耿王府的侧妃如何?”
乔墨儿不喜巧灵儿,韩云熙也一样,二人继续吃着东西,无视巧灵儿的存在,巧灵儿感觉自己现在的处境特别尴尬,毕竟在雪域国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待她,可她也自知这是临安城,没有人能纵容她和惯着她;于是她咬紧牙,握紧拳头,将这种尴尬与屈辱咽下了肚子里。
“庄主,夫人,得罪了。”无拴抓耳挠腮实在没有办法了,抓起乔墨儿就冲出了房间。他不能让乔墨儿知道韩云熙曾经背上了杀他父母之罪,虽然他知道不是韩云熙杀的,但是看夫人现在心思单纯,若是知道了真相,定是会和庄主决裂的,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巧灵儿看无拴这么胆大的拽走了乔墨儿,刚刚的阴霾情绪瞬间被抽离,立刻换上了一个喜悦的表情,拦住了韩云熙。
“韩庄主,不如我们也聊会儿天吧,你能和耿府二小姐聊的那么火热,我与她性子相仿,长的也比她好看数百倍,不如你看看我可好;我也什么都可以为你做的。”
巧灵儿不要脸的功夫还真是与身俱来,都不需要酝酿的,就在韩云熙面前卖弄起来。
“不知你是哪家的姑娘,韩某对你是毫无兴趣,也请姑娘不要再在韩某面前自取其辱了,毕竟韩某已经心有所属,别无旁骛了。”
韩云熙说完用玉箫指着巧灵儿,不要她再靠近自己,而他也避开接触巧灵儿一切有可能接触到的位置,侧身离开了房间。
乔墨儿被无拴拉着在临安城里上窜下跳,防止韩云熙追来找他算账,匆匆忙忙的带着乔墨儿就飞到了太师府门下的牢狱里,可二人刚到门口,无拴和乔墨儿就看见气喘吁吁的韩云熙。
这可把无拴差点儿给吓了个半死,心里吐槽道韩云熙他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韩云熙单手撑着墙,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更是气急败坏的指着无拴说道,“你现在胆子,呵,可是越来越大了!”
乔墨儿看这主仆二人似乎有话要说,于是打着幌子说道:“既然都已经来了,我就索性进去看看,你们二人自便吧。”
乔墨儿往牢狱里走去,只听见背后无拴跪地求饶的声音:“庄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乔墨儿撇嘴轻笑,“呵,这无拴还真会见风使舵啊。”
乔墨儿来到乔涵儿所在的狱前,一脸不屑的站在外面,轻敲了一下牢锁,提醒乔涵儿自己已经来了。
“说吧,找我来干嘛?是想看看我死没有死吗?”乔墨儿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甲。
乔涵儿上前抓住乔墨儿的手,跪在地上求她,“墨儿姐姐,涵儿知道错了,涵儿不该把你推到枯井里的,求您帮我劝劝太师,让他不要公报私仇,求求你帮我劝劝他吧。”
乔墨儿撒开乔涵儿的手,“我为什么要帮一个三番两次要害我的人?”
乔涵儿发现乔墨儿说话和之前有些不对劲,难道是她给她的香囊已经不管用了?
乔墨儿顺着乔涵儿的眼光望去,取下自己身上的这个香囊给乔涵儿看了看,“你是不是很好奇,这里面的药对我怎么不管用了对吧?”
乔涵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脸茫然的望着乔墨儿;“姐姐,你这是在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你会听不懂,或许我这么说,你应该就能听的懂。”
三日之前。
韩云熙送乔墨儿回耿王府的那晚,韩云熙闻到了乔墨儿身上有一股曼陀罗粉末的味道,他以为是乔墨儿喜欢这个味道,才将这个制成了香囊,但考虑到这个香囊对身体有害,韩云熙还是有必要提醒提醒乔墨儿。
“你这个香囊是谁送给你的?”
乔墨儿指着上面的纹路还有里面的香料,向韩云熙炫耀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这可是从耿侧妃拿要来的,她那个人平时抠抠嗖嗖的,没想到有好东西还能这么轻易的送我,这还真是与平日里遇见的不一样啊!”
“我问你,你没带这个之前有何症状?”
“没有带这个之前,偶尔会忘记些事情,有的时候还会头疼,甚至一觉醒来都不知道是在哪儿?”乔墨儿轻描淡写的说着自己的事情,好像这个是她有记忆以来,常有的事情。
“那带了之后呢?”
“吃啥啥不剩,干啥都还行,睡觉也香了起来。”
乔墨儿觉得这个香囊可真是助眠的好东西。
“那这就对了。”
韩云熙的话让乔墨儿不解,偏过头对上韩云熙的眼,“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你可知这曼陀花粉的副作用是什么?”
“是什么?”
“是能抑制住人的真实思想,压抑住本身的性格,甚至会忘却发生的一切。”
“云熙,你这说的可像是在说鱼儿,我可听闻一条鱼的记忆只有七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