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201、同道中人讀書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通过女营业员的解释,大家似乎也都明白,张温妻子周姐跟超市老板之间的关系,似乎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而张温也是在一周前才知道这件事。
毕竟,张温此前一直活跃在城区,六合镇家中的情况,似乎根本不清楚。
可能周姐也并不清楚,丈夫目前在城区从事哪项职业,两人之间的隔阂,似乎并没有因为张温的出狱而变得好转。
毕竟张温不在的这段日子,周姐早已对他失望透顶,甩掉张温,跟超市老板在一起,似乎才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而超市老板也早就对自己的原配夫人有感情隔阂,但超市老板是否真的要抛弃妻子,跟周姐在一起,这点店员也并不清楚。
没过多久,一个身材姣好,长相清秀的女子,便从不远处走来。
女店员见状,赶紧闭嘴,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只是对着女子一脸焦急道:“周姐,警察说你丈夫……”
瞥了眼顾晨,女营业员顿时也不再说话,似乎将这件事情全盘交给顾晨来处理。
顾晨转过身,直接来到女子面前,上下打量着女子的穿着。
女子此刻穿着单薄,似乎是刚睡醒模样,整个人看起来蓬头垢面。
见她看见警察,也不慌张,似乎也不追问丈夫情况。
顾晨有些迟疑,忙问她:“你是张温的妻子?”
女子点头:“没错。”
“你丈夫摔死在路边山崖下的深沟里,这事你知道吗?”一旁的卢薇薇问。
女子默默点头:“刚才电话里已经知道了。”
“那你就没一点反应?”袁莎莎见女子还是一副毫无表情的模样,也是有些惊愕,忙问她:“张温可是你丈夫,你丈夫摔死,你就没一点反应?”
“那要我怎样?”女子瞥了眼袁莎莎,也是没好气道:“他这种人,作恶多端,迟早会遭报应的。”
“你们是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每天都活在别人的骂名中。”
“就因为我有一个不务正业,整天只会以偷窃为生的丈夫,他被关在牢里这些年,我怎么办?他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见女子情绪有些激动,似乎要将自己这些年的委屈一一道出,顾晨赶紧打断道:“我知道你很难,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我想说的是,你现在还是张温的合法妻子,他出事故,你怎么都得出来处理一下后事吧?”
“没错。”王警官见状,也插嘴说道:“张温这人怎么样,我们暂且不去评价,但死者为大,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处理。”
女子努力抹去眼角的泪珠,问顾晨:“所以你们需要我怎么做?”
“张温的死有些蹊跷,我们想调查一下他的死因,因此……需要你的配合。”
谈话之间,顾晨已经将笔录本掏出。
女子有些迟疑,忙问顾晨:“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他是摔下路边山崖的深沟里,难道是被人撞下去的?”
“并不是。”顾晨直接否定了这个说法,又道:“从我们目前对他的尸体状态进行检查发现,他或许是事先被人用石头砸晕或砸成重伤,随后用胶带将他与摩托车缠在一起,最后被推入路边山崖下的深沟里,导致死亡。”
“被人推下去的?还用胶布缠在摩托车上?”闻言顾晨说辞,首先惊愕的不是张温的妻子,而是一旁的齐刘海女营业员。
卢薇薇直接点头嗯道:“没错,事情就是这样的,因为凶手想要伪造张温是骑车意外摔下山崖深沟的死亡假象。”
“为了做的逼真,所以需要将张温连人带车一起推下去,这样才能达到效果。”
“但是当时的张温已经被打晕,或者被打成重伤,所以要制造逼真的案发现场,可能从技术层面上来说,似乎有些难度。”
“所以凶手才想出用胶带将张温固定在摩托车上,待推下山崖造成死亡事实后,在想办法将胶带撕下带走,从而让张温看上去,更像是一起交通事故导致的死亡……”
卢薇薇将顾晨当时在案发现场所发现的问题,一一跟周姐和齐刘海女营业员讲解一遍。
两人顿时愣在当场。
就连之前一直冷淡的周姐,此刻的眼神中也充满着不可思议。
周姐瞥了眼卢薇薇和顾晨,问道:“所以你们找到凶手了吗?到底是谁干的?”
“我们这不是在调查吗?”见周姐终于有了反应,顾晨这才又道:“我们需要对张温的人际关系,做一个全面的梳理。”
“所以,这需要你的配合,这也是我们来找你的原因。”
听闻顾晨这么一说,周姐顿时深呼一口气,也是不由喃喃自语:“这家伙,竟然沦落到有人想害他?也难怪他当初干下这么多坏事。”
瞥了眼顾晨,周姐又问:“那你们有什么想问的?”
顾晨看看四周,指了指自己的警车:“我们去车上说。”
“好。”周姐默默点头,表示同意。
随后跟随大家一起坐上警车。
顾晨将执法记录仪取下之后,反方向放在车上,这才开始了流程。
“把你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告诉我。”顾晨说。
“我叫周玲,身份证号码是……”
按照顾晨的意思,周玲很快交代了自己的身份信息。
顾晨又问:“你丈夫之前有跟人结仇没?”
“有啊,太多了。”周玲深呼一口气,也是没好气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张温之前从工厂辞职后,就一直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还死喜欢打牌。”
“当初家里那点积蓄,都是被他打牌给败光的,为此我们两个可没少吵架。”
“喜欢打牌。”顾晨将这一条记录在案,又问:“我刚才说的是跟谁结仇,你说很多,能不能再具体些?”
“这个……”
周玲忽然迟疑了一下。
顾晨继续提醒:“把他们的名字都说出来,我们会去挨个调查的。”
“警察同志。”抬头看着顾晨,周玲摇了摇脑袋:“这个也太多了,都是他的一些狐朋狗友,打牌嘛,难免都会有些矛盾。”
“再就是他改不掉偷窃的毛病,但凡被他偷过的人家,哪个不恨他?”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ptt-1201、同道中人看書
“所以你觉得,就因为这些,那些所谓的‘仇人’才会下此毒手吗?”
顾晨一句反问,瞬间又将周玲问傻在那。
见周玲毫无反应,顾晨又道:“作案动机很重要,如果只是一些打牌时闹出的不愉快,我想这上升不到杀人的水平。”
“而那些被张温偷窃过的受害者,他们也犯不着对张温展开如此报复。”
“所以张温的死,或许就是因为近期的某些矛盾造成的,你说呢?”
“呃……”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201、同道中人分享
被顾晨如此疯狂暗示,周玲心态崩了。
这不就是在暗示自己最近与张温的矛盾吗?
只是顾晨说的比较含蓄罢了。
见周玲不再做声,卢薇薇直接替她指出道:“据我们所知,你跟张温现在并没有住在一起,而是在前些天,搬进了超市的员工宿舍,有这事吗?”
周玲默默点头。
卢薇薇又问:“所以……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吗?”
“这……”周玲有些难以启齿,但卢薇薇这么一问,肯定是要知道答案的。
毕竟这些警察,就是奔着张温的案子来的。
现在不说,等于是告诉警方,自己心中有鬼。
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周玲还是勉强点头承认道:“没错,我们两个最近在感情上出现了隔阂,婚姻走到了尽头,我正准备跟张温商量离婚的事情。”
“所以……所以我需要冷静一下,因此才搬到员工宿舍,我不想再回那个家了。”
听着周玲避重就轻的回复,顾晨也没多在意,而是直接又道:“听说你跟超市老板好上了?”
“啊?”周玲表情一怔。
顾晨又道:“你不用这么惊奇的看着我,你跟超市老板之间的关系,恐怕周围已经传开了。”
“这些该死的长舌妇。”猜到是齐刘海女营业员告诉的警方自己跟超市老板之间的秘密,周玲显得有些恼怒。
顾晨则是提醒道:“你不要怪别人,毕竟你跟超市老板之间的关系,几乎周围人都知道。”
“所以……我想求证一下,这到底是谣言还是真相?”
“当然是谣言了。”周玲有些急躁,直接脱口而出。
而此时的顾晨却是沉默了几秒,目光一直盯着周玲。
撒谎谁不会?可关键看你怎么做?
周玲此刻的回复,更像是不甘。
但毕竟事实就是事实,看着顾晨那双犀利的眼神,周玲清楚,在警方面前耍小聪明,似乎是在自作聪明。
思想斗争了几秒后,周玲这才主动承认:“好吧我说,没错,我跟超市老板,的确是相互爱慕。”
“可人家有老婆有孩子,你怎么就……”
还不等卢薇薇把话说完,周玲直接反驳道:“可他跟自己老婆之间的关系,也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他不爱他老婆,他想离婚。”
“可毕竟人家也没离婚啊,而且你们是在他老婆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在一起,这在道德层面上也说不过去。”卢薇薇依旧坚持己见。
周玲忽然间沉默了,似乎知道自己理亏。
然而此时,顾晨却直接又问:“你为什么要搬到员工宿舍?就因为跟丈夫闹矛盾对吗?”
“没错。”周玲默默点头。
“是因为你丈夫在一周前知道了你跟超市老板的事情对吗?”顾晨又问。
周玲依旧点头承认:“没错。”
“听说你丈夫当时扬言要报复你跟超市老板,有这事吗?”顾晨继续追问。
周玲深呼一口气,抹了抹眼泪,眼神看向了窗外:“那有什么办法呢?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说实在,在他被关进监狱的那段时间,你们是不知道我在外头是怎么过的?”
“每天都要活在别人的各种嘲笑和指责中,也就是我们老板一直照顾我,才让我这些年从这些负面情绪中缓过神来。”
“他对我好,我对他也有感情,我们两个算是同道中人吧?可毕竟他没离婚,我就跟他在一起,说实在,我也确实有错,我应该要先跟张温离婚才对。”
“等到老板离婚之后,我们两个就没有什么道德上的负担了,错就错在我们两个都没考虑这么多,才引发了这么多争议。”
“所以你也承认,张温知道这件事后,曾扬言要报复你们对吗?”顾晨问。
周玲默默点头:“没错,他是说过,而且还做过。”
说到这里,周玲直接扫起衣袖,将自己的手臂露出:“你们看,这手上的伤,就是前些天被张温打的,身上就更多了。”
“他家暴起来,简直就跟野兽一样,我受不了,才选择搬出来。”
“那他扬言要报复你跟超市老板,就只对你拳打脚踢,对超市老板没做过什么吗?”顾晨记录着口述,继续追问。
而此时的周玲却是冷哼一声:“这个怂货,他也就是个吃软怕硬的软骨头。”
“欺负女人,感觉自己是个大爷,一旦要去对付男人,也就嘴上功夫厉害,真让他去找我们老板麻烦,就他?”
摇了摇头,周玲一脸不屑道:“可能我们老板一个拳头就能把他干趴下,他不敢对我们老板怎么样。”
说道这里,周玲也是一脸悲愤的哭泣道:“他这个混蛋,不敢对我们老板怎么样,就拿我出气。”
“就在那天晚上,他得知我跟老板的事情后,整整揍我到凌晨2点。”
“要不是我向他求饶,可能他会杀了我,他甚至找来铁链,准备将我锁在家里,他真的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吸了吸鼻子,周玲也是一脸委屈:“当时我就知道,我必须离开那里,离开那个家,否则直接会被这家伙给杀了。”
“所以那天晚上,我趁着张温这个混蛋累了,睡了之后,这才悄悄的跑出房间,连夜打车跑到了员工宿舍。”
“我甚至狼狈的连件衣服都没带,你说我对这个家还有什么期待?已经没期待了。”
“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决定,以后张温的任何事情,都跟我没关系,我只想快点离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就这么简单。”
“你也可以选择报警。”卢薇薇提醒着说。
周玲却是摇了摇头:“报警?警察管的了一时,但管不了一世。”
“即使他这个月不揍我,难道就能保证他下个月不揍我?只要我还在家里多待一天,他就不会罢休。”
“所以,我只能逃离那个家,过几天清闲安稳的日子,我甚至请假不上班,就是不想在超市里遇见他,弄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很尴尬。”
顾晨从周玲的说辞中,也感受到周玲此刻的绝望。
毕竟对这个家庭已经失望透顶。
可这毕竟只是周玲的一面之词。
倒是真实情况是不是这样,顾晨还需要从多方求证。
可现在问题来了,根据顾晨当时对张温尸体调查发现,当时的张温只死亡不到3个小时。
因此顾晨现在迫切需要知道,这3个小时前,周玲又在干什么?
于是顾晨直接问道:“你今天一直待在宿舍没出去吗?”
“出去吃了点东西,怎么了?”周玲问。
“具体时间呢?在哪?”顾晨需要知道详细的时间和地点。
周玲抬头回想了几秒,又道:“大概在3个小时前的样子吧,就在我们宿舍楼下的一家面馆里,毕竟我这几天吃饭基本下馆子。”
“那吃完之后呢?你又去了哪里?”顾晨继续追问。
周玲叹息一声道:“还能去哪?早就是一个身心疲惫的人了,所以我就返回宿舍,一直待到现在,直到我接到电话,让我来超市一趟,才下楼见到了你们。”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顾晨意识到,如果这一切属实,那周玲或许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可如果周玲没有作案时间,那超市老板呢?他会不会有?
而且根据当时跟齐刘海女营业员聊天得知,老板当时并不在超市,或许在进货。
那就说明,超市老板或许有作案时间。
而动机,或许是因为张温殴打周玲而产生的愤怒。
当然,这些都只是顾晨根据实际情况,大概的猜测罢了。
于是为了求证更多的有价值线索,顾晨又问:“那你们老板这几天有没有联系你?他知不知道你请假,还有你住在员工宿舍的事情?”
“知道啊,他当然知道。”周玲并没有隐瞒,而是直接承认道:“我被张温打了之后那天晚上,我不敢打电话给老板,怕他跟自己爱人有隔阂。”
“毕竟我跟老板之间的关系,也是老板娘私下告诉张温的,她希望张温狠狠教训我。”
“所以我只能在第二天才偷偷打电话告诉老板,自己当时的处境,老板让我好好住在员工宿舍,并且让我这些天暂时不要来上班,为的就是害怕张温来超市闹事。”
“原来是这样。”顾晨默默点头,随后又问:“那他之后,有跟你说要教训张温之类的话吗?”
“教训张温?”周玲冷冷一笑,也是不由分说道:“他干嘛要教训张温?他根本也就是个怂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