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笔趣-第一百二十二章 表達謝意與表達愛意的方式熱推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特拉福买家具乐部
那是,金属与水泥撞击的声音。
黑暗的地下管道通道之中,旅行者们正在为了搜寻物资而小心翼翼地前进着。
破灭的废墟城市中,灰色的雪依然未曾停下,冷意也早早就已经侵入了这城市之下庞大的地下空间。
他们此时正沿着一条轨道在前进——作为铁甲人的卡兹先生走在了最前面,探路。
蕾米娅跟随在了【Z】的身边……她的双手,此时正抱紧了一柄长剑。
这把剑是她和同伴跌落黑泥,来到这个可怕的城市之后,在一家看起来像是工艺品店的店铺里面找到的……其实是没有开锋过的,但胜在足够的坚固。
“【Z】,你们旅行了这么久,还有没有碰到别的人类?”
这个问题,蕾米娅一直都想要问的……或许是因为即将要踏入未知的危险地方,有些问题再不问的话,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有啊,还不少。”【Z】笑了笑回答道。
“那他们现在在哪?”蕾米娅不禁连忙问道……那些人类,或许是圣少女仪式会场之中的其他人!
“他们都住在了地下。”【Z】想了想道:“坟墓里面。”
“……”蕾米娅顿时怔了怔,愠怒道:“那种叫做尸体好不好!”
“嗯,太郎丸也是这样说的。”【Z】却点了点头:“是变成了尸体的人类。”
蕾米娅不禁吁了口气,该怎么说好呢……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这位【Z】先生,许多观念与她是截然不同的。
“你们看,这里的空间变大了。”前方探路的铁甲人卡兹传来了声音。
一行旅人此时连忙走上,此时卡兹已经提着了一盏老旧的油灯站在了更前面一些的地方——确实是一个相当宽敞的空间。
“这个地方,比我们之前躲避的地方宽敞多了。”
“这好像是叫做车站吧……你们看,这里有楼梯。”
甚至,它们还发现了一辆外壳已经生锈了的列车……蕾米娅好奇地靠近到了列车旁边,伸手擦拭了一下列车窗户玻璃上的灰尘。
瞬间,一张干枯的人脸便出现在了蕾米娅的面前。蕾米娅直接吓了一跳,连连后退,最终撞倒了【Z】的怀中。
【Z】双手按住了蕾米娅的肩膀,“里面也有人类。”
“……是,是尸体啦!”蕾米娅心有余悸地说道。
“里面保存挺完好的,应该能找到些什么。”
却见【Z】完全没有反驳的意思,而是提着油灯,走到了一截车厢的门前,尝试着拉开列车车厢的门。
或许是因为已经腐蚀了的关系,车厢的门竟是真的没推开了……推开的时候,甚至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音。
“发现宝藏啦!”铁甲人卡兹发出了惊喜的叫声。
但因为体形的关系,它根本无法进入列车之中——太郎丸也一样,这么一只巨大的蛤蟆,就算挤入去了,大概也只能够卡住不能动弹。
只有【Z】,【晴天】先生,还有小蓝鸟能够走入——当然,还有蕾米娅,她是迟疑了会儿,才最后跟进去的。
进门的时候,蕾米娅试探性的拉了拉列车的门,发现车门怎么也拉不回来,根本就是完全锈蚀,卡得死死……但【Z】却轻松就推开了。
好大的力气!
它们,从前应该发现过累死的列车吧……进来之后,蕾米娅就看【Z】几个,相当熟练地打开了列车里放置行李的柜子,搜寻着有用的物资。
蕾米娅则是小心翼翼地走在车厢之中。
大概因为列车几乎是一个完全密闭空间的关系,虽然到处都是干尸,但却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尸体都保存的十分的完好。
也就是说,至少这辆列车里面是没有被外边那些可怕的魔物袭击过的。
“为什么,这些乘客都是坐在位置上的?”蕾米娅不禁好奇地问道。
车厢的座位上,一具具的干尸,男男女女,老人小孩,竟是都坐在了原本的位置上,甚至连安全带的扣子都不曾解开过!
面对这种诡异而且可怕的场景,少女的她本应该早早吓得无法动弹才对。
但来到这个危险的世界之后,她甚至连魔物也杀死过……更糟糕的事情也发生过,此时虽然有些心慌,却也不至于无用。
“这不是很简单嘛!”小蓝鸟此时直接降落在了蕾米娅的肩膀上:“他们死的时候就坐着的。”
“话是这样说没错……”蕾米娅迟疑着道:“但,但不会觉得很奇怪吗?人怎么可能坐着等死?”
“如果是同一时间死掉的话,那就有可能了。”【晴天】先生此时一副讲师的口吻,“蕾米娅同学,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到底……”蕾米娅此时心惊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这里的人,一瞬间……死亡?”
【晴天】先生想了想道:“这些尸体看起来都没有受伤的样子,有都坐着死的,应该还是同一时间死掉的……能够做到这样的话,大概是吸入了什么致命的东西?你看,这具尸体就一直抓住自己的脖子,这个模样,是叫做难受吗?”
蕾米娅看向了【晴天】先生所指的干尸。
干尸的双手,完全地掐住自己的脖子,嘴巴甚至还处于张开的状态,好像是曾经惨叫哀嚎过……但恐怕这一切是短瞬间发生的事情,否则座位上不会没有类似挣扎过的痕迹。
“糟糕!”蕾米娅顿时惊叫了一声,随后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Z】此时却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如果有毒气,我们进来的时候,应该就已经吸进去了。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大概真的存在毒气的话,也早就散开了。列车的门虽然是关闭的,但很多地方已经破损,也不是完全的密封状态。这一截车厢没什么有用的,我们到前面的车厢去看看吧。”
小蓝鸟一下子就从蕾米娅的肩膀,飞到了【Z】的肩膀上。
“那我去后面的车厢看看,分头行动吧。”【晴天】先生此时直接说道:“节省时间。”
“好。”【Z】同意了。
看着前,看了看后……蕾米娅下意识地跟上了【Z】的步伐——经过一处车座的时候,蕾米娅却忽然停了下来。
座位上,好像是一家三口,父母带着他们的孩子,相互依靠着……死亡到来的时候,他们大概都只是睡着了吧,脸上也没有痛苦的痕迹。
蕾米娅默默地双手合十,似在祈祷着什么……但很快便松开了双手。
祈祷没用,她已经尝试过很多次。
但…只是为亡者祈祷的话,即使没有圣人的回应,也是可以的吧。
“愿你们,安息。”
……
……
“刚才的是什么。”
另一节的车厢之中,【Z】忽然带着一丝好奇地看向了蕾米娅。
蕾米娅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Z】便学着蕾米娅的样子,做出了双手合十的动作,“我说这个,之前也见过你做这个动作好几次了,我以前也见过一些图画上面,有人也会做这样的动作,但不知道有什么含义。”
“这是在祈祷。”蕾米娅下意识地道:“向神明默告自己的愿望,祈求能够免去灾难,活的幸福。”
“神明?”【Z】眨了眨眼睛,随后又道:“这样有用吗。”
“当然……”蕾米娅破口而出,但最终却停了下来,她摇了摇头,迟疑着到:“其实,我也不知道。”
祈祷,真的还有用吗?
她真的不知道,当她还在自由之城的时候,她会深信不疑——因为每次的祈祷,总能够得到回应。
她是圣少女的候补,她的祈祷能够产生的愿力之强,甚至能够出现类似圣光的光辉……村里的人们见她,都十分的敬仰。
但如今,她却什么也做不到——就连同伴死前,她也温暖不了她的双手。
她不应该对信仰有任何的怀疑的。但她如今却做不到这一点……蕾米娅忽然有种害怕的感觉。
或许……这里其实是一个被圣人所抛弃的地方。
这个世界,除了死亡,就只剩下死亡。
整个世界或许就只剩下【Z】这几个还活着的——她甚至都不知道,【Z】它们到底还能不能称得上是人。
“就这样就可以祈祷了吗。”【Z】再次问道。
他是好学的,一直都是这样,对任何未知,新鲜的事物。
蕾米娅此时却忽然有种烦躁的感觉,她忽然伸手,将【Z】合十的双手拍开。
面对着【Z】此时露出的诧异的模样,蕾米娅咬了咬牙道:“别祈祷了,有空祈祷,还不如找物资,这样更实在一些。”
“嗯。”【Z】没有生气,只是随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便开始在这一截车厢之中寻找着有用的物资。
蕾米娅张了张口,对于刚才的行为,有些后悔,可此时想要说些什么,却有些说不出口来……她咬了咬嘴唇,便也默默地在四处寻找了起来。
……
但事情并没有想像之中的顺利。
他们已经在找到了列车的尽头了,也没有发现太多有用的东西,便只能够往回走了。
“【Z】,你好像一点也不失望的样子?”蕾米娅似是找到了话题,便好奇问道:“我们这也没找到什么。”
【Z】道:“路上,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习惯就好了。”
“这样……”蕾米娅点了点头,旋即一咬牙,便低声道:“【Z】,刚才…刚才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生气的。”
“刚才?”他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蕾米娅吱唔道:“就是…就是你想祈祷的时候,我……”
“我觉得你说得没错啊。”【Z】却摇了摇头,“对于错误的行为,及时阻止,并没有错。既然祈祷是没用,你阻止了我,逻辑上正确。”
“也…也不能说,是错误的行为。”蕾米娅却苦笑了声,“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给你解释这件事情。”
【Z】微笑道:“没关系,等你想清楚了,再告诉我也可以。”
【Z】,如果是【自由之都学院】上学的话,一定会很受欢迎的吧?
蕾米娅心中忽然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想着,她便连忙从怀中掏出了什么来——是一本,看起来已经彻底泛黄了的书。
“这个是?”
“刚才,在那家人的座位上找到的。”蕾米娅带着一些忐忑道:“我看你平时都喜欢看书,所以就想着拿下来了。”
【Z】颇有些愉快地从蕾米娅的手中接过了这本书,翻开看了几眼,“小王子?像是一本童话书,而且还是有插画的。我喜欢这样的结构,谢谢你,蕾米娅。”
“不、不客气……啊!”
她轻声惊呼。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蕾米娅瞬间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刚刚的【Z】,竟然伸手将自己额前的头发给拨开,然后……然后亲到了自己的额头上面去!
脸颊的温度,以恐怖的速度在提升着——甚至热到了耳根子的位置上。
“你你你…你你做、做做什么!”
“表达我的谢意。”【Z】却不慌不忙道:“我之前看了一些书,说亲吻是表达感激的一种行为。”
好…好像是有这样的说法没错,但,但总感觉哪里不对。
蕾米娅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额前残留的着的那种触感,却……
【Z】此时却想了想道:“书上说,亲吻还有许多表达的含义,比如说问候,比如说尊敬,还有表示爱意的。蕾米娅,有空的话,你能陪我体会一下吗。我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亲对方的嘴唇是代表爱意。”
说着,【Z】便伸手,指尖轻轻地划着蕾米娅的嘴唇。
少女瞬间打了个激灵,大脑一片空白似的。
“我才不要!!”
猛然,她本能地受惊似的,一把将【Z】给推开。
将【Z】给推开后,少女便低着头,逃似的,慌忙地往出口的车厢跑去。
【Z】靠在了一处座位上,眨了眨眼睛,只见小蓝鸟此时就蹲在了前面座位的靠背上,朝着自己看来,“我和你尝试一下?”
【Z】很是认真地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感觉会被你啄伤的我,还是不要。”
……
“我这边找到了一些罐头,不知道还能不能吃的,你们找到什么了吗……蕾米娅?”
从后半段回来的【晴天】,走到出口车厢的时候,只是看见了蕾米娅独自一人站在了门前,一动不动的模样。
蕾米娅听到了声音,回过头来,看着【晴天】先生,迟疑着道:“卡兹还有太郎丸,好像…不见了。”
列车之外——至少是肉眼能够看到的区域内,此时竟是没能看见铁甲人卡兹与蛤蟆太郎丸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