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線上看-第193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鑒賞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小說推薦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团宠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你竟敢打我?”
叶南星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她,眼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狂怒地揪住她的头发,目眦欲裂,“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是谁赋予你超能力?
前几天还口口声声答应永远臣服于我,这么快就过河拆桥?”
就在洛雅从监狱里救出来之后,他带着她去了秘密基地的飞碟,请求古鳅博士给她重塑了一个真身。
现在的洛雅,不仅是可变形的蝾螈人,体内还拥有紫焰晶石。
论能力,现在应该跟他不相上下。
作为跟他并肩作战的同盟,她理应如此。
但人性是不可靠的。
好看的小說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起點-第193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鑒賞
这只弱小的虫子一旦拥有了超能力,心就反了,竟然想挣脱他的主宰!
洛雅抬起美睫,想到他之前对自己的种种下贱玩弄手段,心底涌起恨意。
她盯着叶南星,邪恶地冷笑着,“拥有超能力的我还需要再臣服于你吗?谁也不是天生的贱种!”
叶南星当然不会放任她脱离自己的掌控,“那你就试试。”
声音坚硬似铁。
此刻的他依旧骑在她身上,用力薅着她的头发,眼球几乎贴在她眼球上。
两人就这么怒目而视,一分钟,两分钟。
忽然他感觉插在她发间的手指有刺痛感,好像有异物入侵他的皮肤。
随后有几缕肉眼可见的紫雾从洛雅的发丝间流淌出来,渐渐地弥漫在狭小的车内。
他知道她在释放紫焰的毒气,威力还不小。
迫得他撤退了一步,不得不从她身上下来。
他低头一看,一缕缕紫色毒烟缠绕着他的身体,宛如毒蛇一般嗜咬着他。
他原本因愤怒而酱红的脸色,变得发紫发青。
但洛雅的紫焰毕竟刚入体,尚不能做到运用自如。
不像叶南星,从前就有晶石基础,也修练过幻术,所以发挥起来得心应手。
他嘴角冷冷地笑着,“不错,有进步,不过要对付我,你还太弱!”
陡然间,叶南星浑身气场全开,周身的衣服膨胀起来,仿佛衣服与皮肤之间灌满了空气。
气势来得凶猛,强悍,霸道。
身上的毒烟,被瞬间清退出去,再一使力,车厢内的毒雾仿佛遭受飓风驱赶,眨眼间也从车窗的缝隙跑了出去。
洛雅微微震愕,他的力量果然强大,远在自己之上。
看来光明正大是打不过他了,只能找机会偷袭。
叶南星却并没有打算轻易放过她,忽然释放出黄昏之力,那力量有很强的迷惑性。
接着他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像一个钟摆,来回摇荡。
洛雅感觉自己非常地虚弱,越来越困倦,好想睡觉。
眼前仿佛置换了一个场景。
花园内,春光明媚。
天上,花朵似雪花般飘落。
花团锦簇中,一个俊美的少年蓦然出现她面前。
“皓哥哥。”
她甜美地叫道。
少年从身后捧出一束鲜花,“洛雅妹妹,鲜花配美人。”
她满心欢喜地接过花来,扑在他怀中,对着他的脸颊亲了一口。
那是她幻想了很久的一个吻,如今终于献给了他。
她忍不住春心萌动,就像那四月的春光,无限娇媚。
他冷不丁地将她扑倒在地上。
柔软的唇撩动着她的心弦,一如地上的嫩草般柔软。
洛雅已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只是很欢快地叫喊着皓哥哥的名字。
“皓哥哥,我要你!”
车厢内的叶南星听到她的喊声,即刻兴奋起来。
哈哈哈,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
他撕扯开了她的衣物,对着她野蛮入侵。
“六六,我的小仙女。”
闭了眼,脑海里满是林六六那张动人心魄的脸蛋,那具玲珑有致的身体,那只在他手心里停留过的有温度感的柔荑。
他想起了前不久,在水库大坝的密室里,她曾经近在咫尺,他亲过她……
想想就令人疯狂。
叶南星的举动没有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以至于底下的洛雅被剧烈的疼痛给震醒了。
半梦半醒之间,她看见身上的野兽再一次拿她发泄。
仇恨再次在胸腔里炸开。
她凝聚了所有的力量,倾泄而出。
紫雾东来,他大叫一声,麻木不仁的感觉令他心生恐惧。
火速退出。
晚了可能会出现毁灭性灾难。
啪!
他愤怒地打了她一个耳光。
觉得不解恨,又接连扇了几个巴掌。
扇得洛雅嘴角都是血。
她瞪着他,之前不明白这个男人哪儿来那么多仇恨,自从她见了古鳅,做了一些奇怪的实验后,她可算明白了。
“叶南星,我猜你就是墨子倾,你骗得了世人却骗不了我!”
她阴冷地瞧着他,带着一丝嘲讽和鄙视。
正处于狂风暴雨状态的叶南星愣了一下,唇角微抖。
对于她的目光和态度很是不满。
这个女人,可恶至极!
“洛雅,我告诉你,我的小仙女和你的皓哥哥过两天就要领证了,你有什么感想?”
他极不愉快地把这个坏消息分享给她,这位同病相怜的同盟。
然后看着她黯然伤神的眼睛,又暗自愉快。
“你有办法阻止吗?”她问。
叶南星思忖良久,才开口:“有一个好办法,可以让他们很久都结不了婚,不过需要你去完成。
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你必须完成,算是报答我跟古鳅博士对你的再造之恩吧。”
“什么办法?”洛雅眼眸中闪出灼灼的光芒,既害怕又期待。
叶南星抓过她的脖子,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杀了墨云涛。”
洛雅颤抖了一下。
杀了墨云涛?墨沉皓的爸爸?
的确是好办法,墨沉皓跟他爸感情笃厚,似山似海,那样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他都不可能跟林六六结婚了。
但是她还是害怕,那毕竟是墨沉皓的亲爸爸。
爱屋及乌,她下不去手!
“这个任务能不能你去完成?你不是非常痛恨他们父子俩吗?
他们杀了你妈,囚禁你爸,还弄残了你,为什么不亲自报仇?”
叶南星咬牙切齿,“我确实恨不得食其肉而寝其皮,将他们挫骨扬灰,但墨云涛归你,墨沉皓归我,这也是古鳅博士的意思。”
洛雅惊骇起来,“你说过不杀墨沉皓的。”
“我没说要杀他,我会让他从墨家离开,像蝼蚁一样爬在泥坑里,生不如死。”
叶南星说这话的时候,透骨的寒意令洛雅浑身一颤。
这微小的细节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手上的劲更大了,捏得她的小细脖子差不多窒息过去。
“怎么你不舍得吗?不那样子,你怎么有机会靠近他,怎么得到他?
所以脑子放清醒一点,你不狠,根本连一丝机会都不会有!”
洛雅承认,他说的对。
不狠心,这辈子无望。
“放……开我。”
洛雅流露出恳求的目光,不,是哀求。
她必须依旧表现弱小,做野狼爪子下的小白兔。
“我答应,完成你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
也求求你,对我温柔一些。”
叶南星脸上勾勒出淫.邪的肌理,嘴角上扬,俯身上去。
好,温柔。
“现在,我把你当作捡到的那只喵,把我所有的温柔都给你。”
他忽然间又变回在地下车库遇见的那个男人,温和得像一缕阳光。
动作果然轻柔了许多,让她很舒服。
她没有再排斥他,而是开始有所响应。
这个叶南星,恐怕是受了太多刺激,人格有些分裂。
只要顺从他,讨好他,他就是暖男。
一旦藐视他,反抗他,他就是暴君。
她要摸索到规律,直到完全熟识他的性子,从而掌控他。
总有一天,叶南星会匍匐在她脚底下,喊她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