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 線上看-第五百七十章 雨夜推薦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深夜,江佐的总部里。
忙碌了一天的江佐,洗了个澡后,坐到了房间的落地窗前。
江佐新的总部目前还在建造中,他和审判者们暂时住在这栋酒店里。
酒店中审判者只有两百人,剩下的都是酒店的服务人员,其中有多少皇室和审判教派的耳目,江佐不得而知。
不过江佐所在的楼层,是被审判者全部掌控的,不允许外人进入,平时开会都会在这个楼层,避开那些耳目。
时间已到午夜,江佐端着一杯水,半靠在落地窗边,俯瞰着通古西都的夜晚。
夜晚的通古西都下起了大雨,偶尔有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
雨夜下的通古西都高楼林立,一些主要的灯光都关闭了,剩下霓虹灯在城市中闪烁,为雨夜的城市平添了一份未来科技感。
雨滴劈里啪啦的敲打着落地窗,江佐看着雨幕下的城市,一丝困意袭来。
忽然间,在江佐的视线中,不远处一个霓虹灯招牌下,似乎有一个敏捷的黑影一闪而逝。
江佐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他不由得坐起身来,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块霓虹招牌下。
那块招牌处在街角的位置,一般很难注意到那片区域。如果不是那块招牌的霓虹灯,或许江佐也不会去观察那里。
紧接着,霓虹招牌下,又是第二个黑影、第三个……
一个个黑影在霓虹灯昏暗的光线下,一闪而逝,似乎正从那个偏僻的角落,在快速度的逼近酒店的方向。
当黑影闪过七个时,江佐终于看清了其中一个黑影。
这一看,顿时让江佐汗毛直竖。
死侍!
那些黑影都是死侍!
一大群死侍正在从那个偏僻的角落,快速的逼近酒店的方向。
江佐立刻从窗台上跳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江佐组织的内部线路,是宋实特地为江佐搭建的线路,直接能接到感物、宋实还有张猛行的房间。
急促的电话声在三人房间响起,感物迷迷糊糊的已经要睡着了,宋实在摆弄一台电脑,张猛行在房间里举着哑铃锻炼。
三人在听到电话声后,全都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上的事情,走向桌边,拿起电话。
电话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江佐急促的声音:“有死侍正在朝酒店方向移动,数量不明,等级不明,集合所有审判者,准备战斗!”
听到这话后,三人都感到非常震惊。
这事要是发生在南洋市,那三人都习以为常,毕竟南洋市那里是死侍的地盘;
可是他们是在通古西都啊,通古西都可是帝国的核心城市,是皇室和审判教派的大本营,在这种地方,怎么会有死侍敢来袭击?
不过虽然心里震惊,但三人的速度一点都不慢,江佐刚放下电话,就听到楼道里感物大吼“全体集合”,然后房门就砰砰作响,张猛行身为江佐的护卫,已经赶到了江佐的房门口。
不少审判者都进入了梦乡,听到紧急集合的命令后,全都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丝毫没有昏睡的样子,一个个在这层楼的走廊中排成队列,在极短的时间进入了战斗状态。
跟随江佐来通古西都的这批审判者,都经历过血潮的磨炼,在血潮的恐惧中厮杀生存,在作战能力上比皇室和审判教派的大多数审判者都要强很多。
毕竟皇室和审判教派的审判者,极少有人经历过血潮,更别提在血潮中生存一个月了。
而且这两百名审判者,是那一千名审判者中挑选出的精锐,作战能力更是相当彪悍。
与此同时,酒店一楼的大厅里,只有几名夜晚值班的工作人员。
前台的一名工作人员,听到了楼上审判者集结的声音,正准备上去看看情况。
没想到,他刚一抬头,就看到酒店的玻璃门外,似乎有一个个黑影。
那些黑影在雨夜的黑暗下,看的不太清楚,分辨不出黑影们的相貌。
他还没弄清楚情况,不由得碰了碰旁边的同事,向他示意酒店外的黑影。
他的同事也抬起头,向着酒店的玻璃外望去。
正在这时,天空上划过一道闪电,闪电照亮了通古西都的天空,白亮的光线也短暂的照亮了酒店外的黑暗。
在这一闪而逝的光亮中,他和同事看清了酒店外的一片黑影。
那是一片死侍,数量足有一百多头!
领头的死侍实力更是恐怖,它朝着灯光明亮的酒店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副恐怖的笑容,一股森然的杀意扑面而来。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下一秒,酒店里传来一声声尖叫,死侍打碎了玻璃门,踏入了这座酒店中。
楼上的审判者们已经集结完毕,两百名审判者分成了四队,前两队每队七十人,各由一名实力强悍的审判者带领,从左右两边的楼梯口冲了下去,准备迎战死侍;
另外两队每队三十人,分别把手在两个电梯口,防止死侍从电梯井上来。
精华玄幻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 起點-第五百七十章 雨夜
江佐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哭喊和尖叫,内心更加不安起来。
江佐心里盘算着,此行前来通古西都,他和他的组织还没有和任何势力结盟,基本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安权涛还在南洋市,远水难救近火。
这些死侍不出意外应该是暗元会的势力,它们雨夜突然袭击自己,是为了什么?
趁自己还没站稳脚跟,提前清除自己这支势力?
还是为了不祥之晶?
江佐的房间里,舒冉、感物、宋实、张猛行都在,江佐对一旁的宋实说道:
“联系皇室和审判教派,向他们寻求支援。再通知安权涛,通古西都情况有变,我们有受到打击的可能,让他做好被袭击的准备。”
宋实按照江佐所说的,准备向外界联系,没想到的是,酒店却受到了干扰,根本无法向外界进行任何联络。
得知这一坏消息后,江佐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那群死侍做了充分的准备。
张猛行从随身的行李中拿出一支步枪,将一个弹夹装进了步枪,装弹上膛,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
“外面都是死侍,你拿枪干什么?”感物在一旁抽出一把刀,递给张猛行,“这把刀涂的有氦钵乙钛,对死侍有杀伤作用,拿着刀保护好老大。”
张猛行却没接刀,他拿着沉甸甸的步枪笑了笑说道:“你以为我这些子弹都是普通子弹?这个弹夹里的子弹,每一个都涂抹了氦钵乙钛,对付10级一下的死侍,一枪一个。”
张猛行的步枪是江佐配给他的,正如张猛行所说,里面的子弹都涂抹了氦钵乙钛。
用这种方式处理子弹,每颗子弹耗费的氦钵乙钛,就相当于培养一名1级审判者的消耗。
即使江佐财大气粗,这对江佐来说也是比不小的消耗,他也只给张猛行30发氦钵乙钛子弹,用于紧急时刻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