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討論-第873章 孔穎達:你一定感到很意外吧?相伴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顾氏箱包队跟范阳麻布队的比赛,并没有太多的悬念。
只不过进行到了一半,比分就已经拉开到了三比零了。
这副局面,让孔颖达的脸都黑了。
“师父,足球只是小道,今天是观狮山书院的主场,里面的观众有一半都是观狮山书院的学员和教谕,这对我们范阳麻布队非常不利,所以大家有点失误也是正常的。”
卢宣虽然心中郁闷,但是还是露出了一副笑容,在那里安慰孔颖达。
当然,他说的话也不是一丁点道理都没有。
毕竟,主场优势这个概念,如今虽然没有形成,但是当周围的观众都在为你的对手喝彩,这对士气的打击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观狮山书院只是踢足球厉害,那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如今每年的春闱,观狮山书院除了在明算科、明医科和明法科的成绩明显好于国子监之外,如今连进士科和明经科也都赶上来了。到时候大家都把去观狮山书院进学当成是人生最大的努力方向,那对我们国子监的伤害是怎么形容也不为过。”
孔颖达嘴上说的是国子监和观狮山书院的竞争,心中担忧的其实是儒学和科学的竞争。
以前,孔颖达还能抨击一下观狮山书院不务正业,整天搞什么格物之类的东西。
哪怕是参加春闱,也是投机取巧的重点押注明算科、明医科和明法科这几个科目,在传统的明经科和进士科方面,并没有太多的成绩。
但是,自从狄仁杰获得了进士科的状元开始,观狮山书院接连发力,如今谁也不敢小瞧他们了。
越是这样,孔颖达心中就越着急。
因为自始至终,观狮山书院教授的重点都是所谓的“科学”,就连《科学》杂志都成为了大唐学术圈的权威杂志,许多学员都以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为荣。
如今,要想必要后留在观狮山书院做教谕,有一个前提几乎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你曾经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过论文。
否则,机会渺茫啊!
“师父,观狮山书院大势已成,我们要是一味的对抗,可能很难取得好效果;不过,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主意,可以对冲观狮山书院带来的影响,让我们的儒学更上一层楼!”
卢宣的话,让孔颖达大吃一惊。
能够保住儒学现在的地位,孔颖达就非常满意了。
还能更上一层楼?
“你说说看!”
孔颖达将信将疑的看着卢宣。
一直以来,他对卢宣这个出生范阳卢氏长房的弟子,其实没有非常特别的感情。
双方之间,更多的是一场交易。
或者说是孔家跟范阳卢家之间的一场交易。
但是如果卢宣真的能够给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能够让自己认可他的价值的话,孔颖达觉得自己对他的认可肯定会上一个台阶,也会发自内心的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弟子。
“我大唐如今国力强盛,不仅政府了东突厥和薛延陀,又灭掉了吐谷浑,打败了吐蕃国,还把强大的高句丽给打的四分五裂。哪怕是那新罗、百济和倭国,如今也都唯我大唐独尊,国内勋贵均以说唐语,穿唐装为荣。
如果我们能够将儒学的发展重点放在大唐四周的国家,走一个从四周包围中原的路子,说不定会起到一向不到的收获呢。”
卢宣的这个观点,不算非常原创。
但是,之前大唐虽然也在对胡人和各地满意宣扬教化,但是力度很有限。
像是倭国,东海渔业已经在那里深耕了十年了,可是并没有修建面向倭国人的学堂,也没有主动的去推广大唐的文化。
也就是被招募到东海渔业的倭国人,会有机会得到传道受业的机会。
“从四周包围中原!我大唐有几千万人,四周各国加起来也有几千万人,如果你说的方法能够成功的,倒是真的可以让我们儒学更上一层楼啊。”
孔颖达听了卢宣的解释,心中激动了起来。
教化蛮夷,这可是孔圣人当初宣扬教化的时候做的事情啊。
如果在自己手中能够发扬光大的话,那么自己的名字必然能够名垂千古,名利双收啊。
“没错,要是放在以前,哪怕是我们有这种想法,实施起来也很麻烦。毕竟我大唐国土面积广阔,单单从长安到边疆,就需要非常长的时间,更加不用说去到更遥远的国度了。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长安城通往凉州、洛阳、晋阳、朔州、登州等地的水泥路都已经开通了,就连朔州到辽东城的水泥路都在修建。
与此同时,东海渔业带着大唐的船只已经在倭国以及南洋各地站稳了脚跟,学子们前往这些地方讲学已经不存在太大的苦难和危险。”
卢宣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建议很不错啊。
不仅看起来很好,实施起来也不难。
“国子监扩招之后,每年都有不少学员没有办法在朝中找到合适的位置;如果能够鼓动一部分学员去到大唐四周去宣扬教化的话,不仅朝廷会对他们另眼相看,对于我们国子监来说也是天大的好事啊。”
孔颖达没有好意思说这对孔家,对儒学来说也是一个天大的好事。
“是的!李宽前阵子接受《大唐日报》的写手的采访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我虽然不喜欢他,但是还是觉得这话说的颇有道理。‘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的,远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
观狮山书院的学员,我是不相信他们的能力比我们国子监的学员要强的,但是他们现在的前景看上去却是更加的明朗,这其实就是选择的力量。当然,这个选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李宽帮他们给做了!
如今,对于国子监的学员,要想成为更加有影响力的人物,那么去大唐四周宣扬教化,就是一个很值得去做的。有些人可能难以下定这种决心,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我觉得师父可以替他们做一做选择。毕竟,连李宽都说‘选择比努力重要!’”
长安城中,像是卢宣这样不喜欢李宽,但是偏偏比谁都更关心李宽身边发生的事情的人大有人在。
楚王府情报调查局刚开始的时候还非常紧张,后面发现这些人对李宽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所谓的文人造反,十年不成啊。
就凭借这些只知道舞文弄墨的文人,根本就不可能给楚王府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选择比努力重要?”
孔颖达忍不住皱着眉头品味了一下这句话。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但是却是道出了人世间所有斗争的真谛。
努力是必须要的,但是,很多时候决定是成就的高低,真的不是努力,而是选择。
李宽前世身边的大学同学,毕业十年后拉开的财富差距,其实大部分都不是努力和能力造成的,而是选择带来的。
留在帝都的人跟去到中部城市的人,没有明显的能力差异。
甚至连买房的时间都是差不多的,可是十年以后,大家的身家却是差了好几倍。
一个房价已经冲上了十万,一个还不到两万。
当然,很多人会说,自己住的话,一套房子的价值再高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你又不大可能真的把它卖了,然后回到老家过着所谓的“财务自由”的日子。
但是,李宽其实觉得不是这么简单的对比。
一个人如果早早的尝试到了房价上涨带来的变化,就会更早的考虑继续投资房产或者其他的投资。
相反的,如果一个人买的房子很多年都没有什么明显的价格变化,就不会有什么房产投资的概念,对于其他的投资也会缺少行动的想法。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的身家差异就慢慢的拉大了。
是能力差异或者努力程度不同带来的吗?
还真的不是,更多的是当初决定去哪所城市发展的选择带来的。
除了房子之外,职场上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你跟对了人,哪怕是不那么努力,发展也会很好的。
相反的,要是你站错了对,那么在努力也没有用。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起飞,这不就真是“选择比努力”更重要的意思?
“没错,我觉得选择在大唐四周推动儒学的发展,比什么努力都重要,比我们在长安城做再多的事情都来的有意义。虽然一两年内,这种做法不一样会带来非常直接的效果,但是过个五年十年,儒学的影响力绝对可以上升到一个新台阶。
最关键的是,这个做法,不会受到李宽推崇的科学的打压,甚至还能得到东海渔业为首的海外势力的支持,这对我们的儒学推广是大有裨益的。”
只要谈到海外,想要避开东海渔业就很难。
只要东海渔业不点头,你在海外可谓是寸步难行。
当然,东海渔业虽然有这个能力,却是轻易不会使用。
毕竟,原子弹还是在发射架上的时候,威力才是最大的。
“李宽也支持我们在海外推广儒学?”
孔颖达从卢宣的话里,敏锐的察觉出来了一个意思。
“是的,听观狮山书院经学院的人学员说,观狮山书院如今鼓励经学院的人去草原传授儒学,去岭南传授儒学,去新罗、高句丽,甚至是蒲罗中和永平港等地传播儒学,为此,观狮山书院不仅给他们降低了进入研究生院的标准,还给与各种补贴,让你能够养活全家。
最关键的是还有《大唐日报》的写手定期去到各地采访众人,在报纸上进行宣扬。观狮山书院的图书馆甚至会专门安排一个区域储存大家在各地奋斗时期留下的笔记的手稿以及出版物。”
卢宣其实觉得国子监跟观狮山书院在这一件事情上面,是可以合作的。
毕竟,观狮山书院难得做一件符合儒家利益的事情,双方没有理由完全对立。
“你觉得我们可以跟观狮山书院合作,一起在海外推广儒学?”
孔颖达不傻,一下就看穿了卢宣的想法。
“师父,在海外推广儒学,符合国子监的利益,也符合儒学的利益,我们没有理由反对。虽然李宽这个人,跟我们一直不对付,但是客观的说,他对海外的各种事情的了解,比我们所有人都要深入,楚王府在海外的影响力,也比任何一个家族都要大。我们国子监跟观狮山书院合作,其实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毕竟,小孩才谈对错,成人只谈利益!”
既然已经说开了,卢宣就不再隐瞒自己的想法。
作为孔颖达的弟子,孔颖达在大唐的地位越高,他就能够获得越大的好处。
这个年代的师徒关系,可不像是后世那么简单。
所谓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说法有点夸张了,但是却是说明了师父的地位有多高。
“我刚刚好像看到李宽也来看今天的比赛了,走,我们直接过去找他!”
孔颖达倒是难得的雷厉风行了一把。
等到卢宣反应过来的时候,孔颖达已经朝着李宽那边走了过去。
搞得卢宣赶紧小跑着跟了上去。
而李宽那边,作为贴身护卫的王玄武立马发现了气势汹汹的孔颖达。
“王爷,孔祭酒过来了!”
虽然王玄武知道孔颖达过来不会给李宽的安全带来什么危害,但是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
“这孔颖达不会是输不起吧?”
顾盼盼也看到了离自己这边越来越近的孔颖达,脸上忍不住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不好说,那孔颖达最爱面子,指不定就真的输不起呢。”
武媚娘也是语气轻松的在一旁调侃。
“王爷,要不要我过去把他拦下?”
王玄武看出李宽并没有想要跟孔颖达交流的意思,所以准备站出来做恶人。
“不用,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话要说!我们有好些时候没有主动的找国子监的麻烦了吧?如果他觉得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我不介意给他添点堵!”
虽然孔颖达是孔子的后人,在文人之中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
但是这并不表示李宽会怕他,甚至还有点不喜欢他。
“楚王殿下!老夫会过来,你一定感到很意外吧?”
当孔颖达站在李宽面前的时候,居然满脸自信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倒是让李宽等人稍感意外。
这个样子,有点不像是过来找茬啊。
难不成这个孔颖达真的转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