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6vsa超棒的都市异能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線上看-1027.功德金蓮子鑒賞-e0agq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次元入侵现实地球
1027、功德金莲子
齐天大圣孙悟空归来,便是在洪荒,也是出了名的大事。
九天之上,玉皇大帝昊天第一个有感,心中一股恼怒之色不由升起,这泼猴大闹天宫之时,他虽配合诸多圣人演戏,但到底成全了孙悟空威名,难免落了自己面子,心中能好受才怪。
原本,孙悟空取经之后,遁入佛门,隐居花果山不出,就是诸多圣人商议之后的结局,也同样是给昊天天庭一个面子,重新树立天庭威望的一种宣传。
到时候,外人看到了,只会说:你看,几百年前那号称‘齐天大圣’的孙悟空,如今不同样还的龟缩起来?
可现在呢?剧本和之前说好的根本前后不一致了,大脑了天宫的孙猴子再次回来了,那披挂加上,下一步是不是又要继续竖起‘齐天大圣’的旗帜了?
昊天能舒服了才怪。
好在他还没有做出反应,佛门的解释就来了,如来早在接引准提的安排下朝着天庭而来,在孙悟空重新披挂上阵之时,正好赶到,通报声传来,这才让昊天心中的恼火压下,也明白如来让人通报再入,根本就是给一个台阶让他下,他又能如何?能不下吗?
昊天清楚,自己还必须得下这个台阶,不下的话,难道再次发兵花果山不成?
当真如此,以如今天庭兵马,派遣哪个前去方可?那猴子如今可是一个妥妥的准圣,整个天庭之内,除去他们夫妇,难道真派遣真武大帝出马不成?
那猴子的身后靠山是谁,昊天还能不知?哪怕他咬着牙,不给佛门面子,女娲娘娘的面子要不要给?作为有夫之妇,昊天太清楚女人发起飙来才不会跟你讲道理,更何况是一个他根本无法抵挡的女娲娘娘;
真这么做,昊天能想到的结局只有自己的面子跌落更大,那猴子多半会被女娲娘娘随手牵走安置娲皇宫一段岁月,等日子一久,还不得继续放出来?
实力不如人,还待如何?
论隐忍,洪荒之中,昊天也绝对是有数的,正好佛门将台阶递上来,还是下吧!
“阿弥陀佛!贫僧如来,见过大天尊!”
如来这番话已经是他礼节的极限了,自称贫僧,低头拜见‘大天尊’,意思很简单,这事,我佛门稍有过错,也赶紧过来解释了,大天尊可不能狮子大开口!
昊天哪不知道这话中深意?自己哪怕下了佛门递过来的台阶,该收的好处还得收,只不过,他也不着急,现在,他反而在想佛门为何不遵守此前承诺了,这其中莫非有着我不知道的内情?
想到这里,昊天也没有开口,只是微微点头,朝着如来挥了挥手,言下之意,就是你坐吧,我也听听你怎么和我瞎扯。
如来也不以为意,施施然就盘坐下来,昊天这里,他自认为不过是小事尔,真正的难处,还是三清那头,当初的承诺没有兑现,三清可不比昊天这么好说话,他在等待,等待接引准提二人给予的信息,因为他明白在他过来之时,接引准提二圣已经分头前往三清混沌到场将数了。
混沌之中,无上下左右,但这话,不过是对圣人或者混元之下的修士而言,在接引准提看来,依旧有着坚定的方向感,二人出了西天,分别前往老子和原始到场之内,至于通天,只能排在最后了。
他们二人也是郁闷,封神再起,致使通天出了紫霄宫,就必须兼顾到通天的利益,这是圣人之间的潜规则使然,但他们也同样知道,通天却是最难对付的,无欲则刚说的就是他,也只能搞定了老子和原始之后再做计较了。
太清天,三十三重天之上太清老子的道场,却不再天庭之内,虽补齐三十六重天之意,却远居混沌,也根本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抵达的,然这接引却不再此间。
到了此间,老子早早就将金光大道准备好了,也根本无需他人通报。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见过大师兄!”
“道友已然脱离玄门,还是莫要如此才是!”
劍 傲 重生
老子一句话就堵死了接引套近乎的心思,接引也不以为意,本就是有杆子没杆子打一下,没有收获也没有什么失望想法。
“封神重启,洪荒天地大变,诸多大势已然大改,往日说法,出现变故,也是无法!道兄以为如何?”
接引是真不想付出什么,老子又岂会上当?圣人一诺,本就是大势,你说改就改?我不要面子吗?
他根本不想搭话,仿佛没有听到接引之言一般,微微闭着双眼神游天外,这让接引不得不在心中叹息一声,佛门是大兴了,可家底终归不够丰厚啊,能省一点就一点,如今看来是省不了了,可心中却总十分不甘。
“却是忘记恭喜道兄再收佳徒!”
藤花青
接引这句话一出,却饱含了深意,在老子听来,分明带着一丝威胁,这让老子微微闭起的双眼猛然睁开,定定看向接引,大有一种,你今日不给我一个说法,就别走了,我杀不了你,还不能留下你不成?
虽老子没有将自身气息开到最大,可稍微泄露出来的气息依旧让接引心中震撼不已,这才多久?为何老子的修为进步如此之多?
他清晰的记得前段时间在紫霄宫开会的时候,老子的修为不过比自己高上一线而已,等级上根本没有拉开差距,可如今依然不仅拉开了差距,甚至是一种跃进,给他的感觉,就好似随时可以碾压一般。
接引知道,这绝对不是错觉!倘若自己今日不说圣人身份,大概率会被当场斩杀,此前自己这句‘恭喜’当真是太过孟浪了,必须要赶紧补救才行。
“道兄喜收佳徒,师弟又怎能不恭贺一番,前些时日,贫僧金莲结了几颗莲子,正好拿得出手,道兄莫要嫌弃才对!”
这句‘师弟’,却不是拉关系了,分明是将自己放低一层,说话间,接引递出一颗莲子,其上金光闪闪却又不显刺眼,自信看去,还能清除看到其上纹路,更是清香扑鼻,常人闻了,平端便能生出许多寿元来。
这乃是功德金莲结出的莲子,哪怕在洪荒之中,也绝对是珍贵之物,也是接引唯一可以在老子面前显摆的东西了,他拿出的时候,心都是痛的;
这么一颗莲子,绝对可以让一个佛门弟子从根子上彻底改变,再低等的跟脚,也能直接进入先天,运气好一点,都可以和先天魔神们争夺业位了,这可是一个量劫,五十六亿年才会结果一次的东西,在外头根本看不到之物。
“师弟客气了!”
老子心中很爽,这是要什么来什么啊!自己这个弟子天资绝佳,但不过是灵魂精神的天赋尔,跟脚上却被拉开太多了,哪怕是他,一时半会也难以拿出彻底改变之物,这颗功德金莲的莲子来的正好,刚好可以将新收的弟子根基彻底弥补起来;
至于方才的威胁,老子哪里不知道接引已然放下,那便让他过去好了。
眼看老子笑眯眯接过功德金莲的莲子,随手就抛下洪荒,接引心中默念了好几岁‘阿弥陀佛’才冷静下来,脸上的悲苦越发深重了,也就是冷静下来之后,他才想起老子修为的彪进,心中想着莫不是鸿钧老师在这段时间单独给三清开小灶了?
也怪不得接引会这般想法,鸿钧给三清开小灶之事,却是早就发生过的,有此先例,再来一次也说的过去,否则,他还真不知道为何这么短短时间内,老子就能提升这么多!
东海,游荡之中的冯宝宝却不知道一道金色光芒直射体内,也就是她神魂足够纯粹,才在进入体内之后略微有感,待耳边传来师傅声音,知晓有益无害之后立马不再关注了,想那么多,还不如好好欣赏一下眼前海景,这大海,可比地球要浩瀚太多了,那些鱼阿虾阿之类的,体型怎么能这么大呢?
“快看,那里有个岛屿!”
耳边传来张楚岚的欢呼之声,冯宝宝这才伸手在额头上张望起来,她不觉得无趣,身旁的张楚岚和张灵玉二人早就烦腻了千篇一律的大海景色。
不提冯宝宝三人接下来在岛屿之上遇到什么,却说混沌之中,老子收回神念,脸上一抹淡淡的笑容升起,这个新收的徒弟,他可满意的很。
他这番笑容,被接引看在眼里,却有了更多心思,猛然间,接引发现或许老子这个新收取的弟子可能十分不简单,区区一个人类而已,若说仅仅是有缘他却是不信的,当真只是有缘的话,老子大概率会扔给太上老君这具化身,亦或者干脆让弟子玄都收取,亲自上阵,只能说必然有着其他他没有考虑到的因素隐含其中。
而能让一个圣人亲自出手的,接引一下就想到了‘气运’;
想到这里,他微微朝着洪荒之中的冯宝宝看了一眼,这一眼,却是让他心中一震,果不其然,冯宝宝头顶之上的气运之雄厚,让他也心中不得不震撼一分,隐约可见一方世界之意,分明就是一方世界绝对主角才有的尊荣。
再看冯宝宝身旁两个男子,一高一低,高的,几乎和冯宝宝相近,低的那一个,也同样不容小觑;
也难怪老子亲自出手,也难怪通天将二人收尾亲传,自己此前为何没有注意到?
接引心中那个后悔,冯宝宝和张楚岚头顶之上的气运,和洪荒许多准圣相比,或许少了一点,但胜在依旧出于上升期,历经岁月赶上是迟早的事情,甚至未来超过也不定,如此气运,自己为何当初一点没有察觉?
也是,那刘浩其他人不带,就带这么几人进入洪荒,又怎么可能会差?当初刘浩带进来的可不仅仅只有三人,其他人呢?
接引心中默默一算,眼光一下朝着终南山看去,只见王也和诸葛青二人已经跟着云中子学道,分明已经进入了阐教集团,三清这是将几人早早分割完毕了啊!
是了,我倒是为何老子修为提升这么快呢?这其中势必有着这一层因素吧?气运提升,加上鸿钧再开一次小灶,怪不得一下赶超了这么多,苦也!
那地球还必须加大投入才行,否则日后想要赶上就更难了!
“道兄!孙悟空归来,莫不如让他直接前去那方世界打个前哨如何?”
接引终归还是小家子气了一些,骨子里就想着省一点,这番话也让老子心中鄙视不已,但他也知道接引性格,今日已然拿出了一颗功德金莲莲子出来,再让对方出血,其难度绝对是阶梯式的上升,与其如此,还不如卖一个因果再说。
接引心中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不想再付出什么,也想卖一个因果,日后想办法找回来就是。
“也罢!既然是打前哨,就不能以佛门身份为之,正好女娲师妹也有了动作,莫不如以她为主吧!”
接引听了,心中又是一苦,他怎么不知道女娲师妹有了动作?这到底是老子的托词还是真有其事?
接引心中再次掐算一番,得到的却是无尽迷雾,仿佛女娲之事根本不是他所能窥视一般,莫非三清之外,女娲的修为也提升了?
女娲师妹虽然也挂着鸿钧亲传,可小灶应该没有她的份吧?
接引心中乱糟糟,感觉很多事都超出了他的预料,太过关注西游,以至于和世界脱节了?
“既然是孙悟空,就依道兄之言!不过,原始和通天那里,可否由道兄分说一番?”
心中哪怕有些不愿,接引也不得不接下,他也知道,这已经是老子最后的底线了,这个大师兄不说则以,一说,就只能按照他的心意安排,多少年了,依旧是这么的霸道!
答应归答应,接引依旧想着提一提条件;得到的,却是老子直接摇头;
“原始那里,准提已经去了,他也不会为难于你,至于通天,却需要你们自行商议!”
老子又不是傻的,哪怕再没难度,多一事也不如少一事,更何况这事可不容易,特别是通天,自己接下接引的道道,先前通过冯宝宝的示好绝对要白做了,他连回答都懒得去做,直接摇头不再搭理接引。
接引脸上悲苦更甚,也知道自己这份算计根本不可能实现,可就是耐不住想要尝试一下,他也很郁闷的,有时候他感觉自己和准提待久了,才变成了这样,自己以前似乎不是这个性格的吧?
罢了罢了,好歹说服了三清之首,也不算白走一趟,就不知道师弟那里如何,原始应该也不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