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hxb熱門連載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線上看-第十三章 開源!熱推-8lh3r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在李德尚带着一队火枪手离开城门的一刻钟后,数道黑影来到了城门附近。
他们靠在街巷的阴影中,眺望着城墙上。
“怎么回事?”
“巡逻兵怎么多了这么多?”
“还有火枪!”
一道人影皱着眉,低声问道。
身边的几人面面相觑,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去查探一下。”
最先开口的人说道。
“是,坛主。”
几人点头应是后,迅速的潜入到了夜色中。
仅留下的那位领头者则是目光闪烁的看着山城的城门。
他可是准备了许久啊!
千万不要出差错!
这位领头者默默的想着。
不一会儿,几道身影就返回了。
其中一人,语速极快,声音很低,但足够清晰的说道:“坛主,码头那里金沙帮和衙门的人发生了冲突,官兵这才警觉的。”
“金沙帮?”
领头的人一怔。
对于这个贩卖人口的帮派,他是知道的。
但没有打过交道。
一开始他以为对方也不过是阴沟里的老鼠罢了。
没想到竟然有胆子和衙门正面战斗。
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合作一下的。
不过,世上没有后悔药。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金沙帮和衙门起了冲突,也是好事,虽然城门处的官兵开始警觉了,但是人数却少了,尤其是火器营更是少了一半人还多。”
“我们只要速度够快,拿下了城门,外面的教友就能攻进来,到时候城里的教友也会相应。”
“圣母降世,往生极乐!”
领头的人低低的唱诵着。
“圣母降世,往生极乐!”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剩余的几人一同唱诵。
每个人的气息都随着这样的唱诵而变得狂热起来。
他们盯着灯火通明的城门,眼中绽放的光芒犹如是饿狼一般。
接着,没有任何犹豫。
除去那位坛主之外的所有人就向着城门处摸去了。
一个个身形敏捷,动作灵巧。
显然,都是经过了训练,身手不弱。
而被称之为坛主的领头人则是站在阴影中看着。
直到——
“什么人?”
城门上传来了一声大喝。
几个不停靠近城门的‘往生教’教徒,听到这样的大喝并没有停下,反而是加快了速度。
“放箭!”
嗖嗖嗖!
一声令下,几个‘往生教’教徒立刻被射成了刺猬。
但是,这几个人并没有死亡。
他们还活着。
甚至,还在走动。
“圣母降世,往生极乐!”
几个人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停的向着城门处靠近。
城门上,城门下的士兵大骇。
尤其是城门下,手持长枪的士兵,明明人数是十几倍,这个时候却是不停的后退。
“往、往生教。”
士兵结结巴巴的说道。
对于这个教派,他们也是有所耳闻的。
听闻很是神异,现在看起来真的是这样。
“怕什么?”
“一群装神弄鬼的家伙!”
一位把总冷笑了一声。
他刚刚可是亲眼看到,在箭矢落下的时候,这几个‘往生教’教徒往嘴里塞东西的。
无外乎就是让自己减轻疼痛、不知疲惫的猛药。
当下看起来很厉害,药劲一过?
生不如死!
这样的把戏,他在一些跑江湖的人身上见过,不足为奇。
‘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这位把总想着,就急匆匆的登上了城门,冲着发愣的士兵喊道。
“放箭!”
“继续放箭!”
“火枪手呢?”
“开枪!”
城门上,把总连连的大喝惊醒了周围的士兵。
箭矢再次落下。
火枪也连连响起。
砰砰砰!
一番烟雾升腾后,城墙下面的几个‘往生教’教徒倒地了,再也起不来了。
这位把总再次冷笑了一声。
猛药虽枪,但还是有极限的。
一旦超过了极限,该死的一个都逃不了。
不过,这些‘往生教’教徒怎么会大半夜来城门这?
这位把总心底疑惑,面容肃穆的盯着下面的几个‘往生教’教徒的尸体,接着,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城内更远的地方。
黑乎乎的,根本看不清楚。
‘仅有几人?’
‘还是?’
这位把总想着,突然,他似乎是反应过来了。
一转身就看向了城门外。
黑压压的城门外,寂静一片,没有一丁点儿的声响。
与以往虫鸣的氛围完全不同。
“注意……”
轰!
提醒声,戛然而止了。
一颗篮球大小的火球突然从黑暗中射出,准准的命中了这位把总。
爆炸声随之响起。
这位把总被炸得四分五裂。
“天罚!”
“往生圣母降下天罚了!”
“把总死了!”
“死无全尸!”
声音一开始是从城墙下响起的,接着,迅速蔓延开来,仅仅是几个呼吸后,城墙上城墙下就都响起了这样的声音,整个城门处更是变得乱糟糟一片。
趁乱靠近了城门的那位坛主,小心的收好了自己的法杖,看着乱成一锅粥的城门,眼中闪过了得意。
一切就如同他预料的那样。
只要他展现出‘神威’。
那么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现在?
自然是开城门。
这样想着,这位坛主就迅速的靠近了门槛。
山城是小城。
门外的护城河,装饰作用远远大于实际作用,即使是不放下吊桥,会水的人,也能够扑腾过来,反而是城门沉重,是真正意义上的防御。
只要开了城门,一切就尘埃落定。
这位坛主想着,就双手扶住了门槛,准备将门槛掀下去。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
早年习武,‘筋肉’一关他可是过了的。
这门槛虽然有成人腰身粗细,重过千斤,但又不是举起,只是掀起一角罢了。
他自信能够做到。
只是就在他双臂用力上举的时候,一只巨大的手掌突然的按在了门槛上。
身后,火盆内的火焰噼啪作响。
光暗交织时,一道巨大的阴影就这么的笼罩了这位坛主。
下意识的,这位坛主探头看去。
一道身披铁甲的魁梧壮汉正好低头俯视着他。
“你?”
砰!
这位坛主刚要开口,就被一拳打在了脸上。
整个人横着飞了出去。
扑通。
重重的落地声后,这位坛主张嘴吐出了一口活着血的牙,抬手就要掏出法杖。
平原 毕飞宇
这是他成为坛主时,由总坛的一位师兄赐下的。
能够让他操纵火焰,威力无穷。
也正因为这根法杖,他彻底的放弃了所谓的习武。
武功再高,能够抵御火焰吗?
烈焰焚过,不也是焦尸一具吗?
“给我去死!”
这位坛主大喊着,拿出了法杖。
可是还没有等他启动这根法杖,这根法杖就被那身披铁甲的壮汉抢了过去。
“别随意动我的‘食物’。”
壮汉冷冷的说道。
“还给我!”
这位坛主大惊,起身就要争夺,但是却被杰森抬起一脚踢在了腰间。
整个人再次的飞了出去。
杰森很好的控制了力道。
这位坛主彻底的失去了行动力,且恰好的落在了李德尚的脚下。
“嗯?”
“陈金?!”
火把照耀下,周围亮堂堂的一片,李德尚清晰的看到了这个‘往生教’坛主的真面容,哪怕是青肿一片,李德尚也瞬间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山城,陈家的那位老大。
确认之后,李德尚气得脸都白了。
陈家老二贩卖人口。
陈家老大组织邪教。
想必陈家老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都是该挨千刀的混账。
“贾有才。”
“给我把人压下去,严加看管。”
“本官之后会好好的审一审他。”
李德尚吩咐着,就扭头看向了杰森。
顿时,李德尚脸上出现了笑容。
很真挚的那种。
刚刚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李德尚可是清楚,要不是杰森,这会城门已经被打开了。
城门打开会有什么下场?
大部分平民估计没事。
但是,他?
绝对是难逃一死。
而且,是死得极为凄惨的那种。
还有他府中的老幼,绝对是一个不留。
一想到这,李德尚越发感激的看着杰森了。
刚刚还觉得抄了陈家,杰森要五成,有点过分。
但是,现在看来,一点都不过分。
是物有所值的。
对了!
陈家!
该死的陈家!
一想到陈家,李德尚马上就咬牙切齿起来,他现在就恨不得去把陈家抄了,不过,愤怒并没有让李德尚彻底的乱了方寸。
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
“沐兄弟,和我上城墙一看?”
李德尚拱手问道。
“好。”
面对邀请,杰森没有任何的拒绝。
他的手指微微摩挲着刚刚的收获。
真的是,很意外。
他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又找到了一份食物来源。
香味虽然比不上‘虎血壮元散’,但也就差一点罢了。
‘这个副本世界内不单单是秘药,还有一些神秘的道具可以成为食物!’
有了这样的猜测,杰森心情大好。
自然的,他也就不介意多和拥有这样‘神秘道具’的势力‘接触一下’。
城墙上,向下看去。
五米多宽的护城河水流不息。
吊桥早已高高的挂起。
两侧本该燃起的火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让城门下完全的陷入了黑暗,哪怕是城墙上火把诸多,也看不清下面的情况。
李德尚不是傻子。
刚刚的一幕早已经告知了他发生了什么。
‘往生教’想要夺城!
这可不是什么小打小闹了。
这是要造反!
“所有弓箭手注意!”
李德尚低声吩咐着,然后,对一旁的士兵用更低的声音道:“间隔五米,扔火把下去。”
呼、呼!
点燃的火把,直愣愣的落下了城墙,烈焰与空气不断的摩擦,发出了阵阵呼声。
同样的,也驱散了黑暗。
人!
足足上百人,就这么猫在护城河内。
“射!”
李德尚一声令下。
嗖嗖嗖!
箭如雨下,护城河内的人纷纷栽倒,腥红色一下子就弥漫开来,一具具的尸体飘浮其上。
“狗官!”
“往生圣母会给你降下天罚的!”
声音从护城河对面传来。
一同而来的还有三颗火球。
十分突然,就是毫无预兆。
而且,与陈金的火球不同。
这三枚火球更大。
颜色更亮。
威力,自然是更大!
当三颗火球落在城墙上时,坚固的城墙就如同是被炮击了一般,石屑纷飞,人影乱飞。
轰、轰、轰!
三声轰鸣在耳边炸响,被杰森一把按倒在地的李德尚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耳鸣充斥着,等到他回过神时,才看到周围一堆被烧伤的弓箭手。
而救了他一命的杰森却是早已不见。
晃荡了一下晕乎乎的脑袋,李德尚爬了起来。
立刻,他就看到了数具四分五裂的尸体。
这是直接被火球砸中的。
无疑,是没有救了。
嘶!
李德尚倒吸了口凉气。
他也是知道‘往生教’的,只是在之前,他只认为‘往生教’不过就和之前的一些教派一样,愚弄一下乡里的民众,趁机夹裹一些钱财罢了。
只是现在看起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不单单是夺城。
还有一些邪异手段。
立刻的,李德尚就变得忧心忡忡了。
不过,反应去不慢。
“把受伤的人都抬下去,本官会让人尽力医治,死去的人发双份抚恤,家中有父母、妻儿的,父母本官养老送终,妻儿吾养之。”
李德尚大声的喊道。
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周围纷乱的兵丁马上安静下来。
“现在,拿起你们的武器,不要让贼人入城!”
李德尚趁热打铁的说道。
等到弓箭手,火枪兵又一次开始攻击时,李德尚这才悄悄的靠在女墙上向外望去。
他再找杰森。
虽然杰森没有说去哪,但是李德尚认为他这位兄弟一定是出城了。
没有什么缘由,就是一种直觉。
事实上也是如此。
护城河,对岸。
五个人骑着战马屹立在那。
三前,二后。
“师兄,这山城有了防备了,拿不下来了。”
前排靠左边的人说道。
“陈金真是办事不利。”
前排靠右边的则是更为直接,先甩锅再说。
这样的话语,获得了五人一致的认可。
那位被称之为师兄的男人更是连连点头道。
“陈金坏了我们的大事。”
“现在事不可为,我们先离开。”
说着,就调转马头准备离开。
但是,在他们身后,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不知何时矗立在那,正用一种怪异,却让他们感到不寒而栗的目光扫视着他们。
杰森裂开嘴,露出了锋锐的牙齿——
“谁允许你们带着我的‘食物’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