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討論-第383章 小賊才做選擇,老賊全都要讀書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不得不说,韩暹作为积年老贼,他算的账还是不错的。
本来么,河东、河内二郡也算是司隶人口大郡,灵帝光合年间,都有十几万户,分别达六十万、八十万人口。在司隶仅次于两京所在的河南尹与京兆尹。
河内为王匡、张杨先后执掌,没怎么经受战乱,至今还保持着六十多万人口,是袁绍治下的一块粮仓。也就当初王匡被吕布追击的时候,稍微小小地烧杀残害了一下。
只不过河内的百姓负担一直比较重,而且官仓里稍微囤了点粮食也很快被袁绍调空——毕竟当年讨董的时候,这儿就是袁绍军屯兵的前线,大军吃的粮食都是问河内就地筹集,一次次被吃穷。如今刘备问袁绍买粮,又是从交通最便利最近的河内首先开卖,河内郡再次保持了“府库常空”的穷困记录。
而河东郡被韩暹残害了整整五六年,之前董卓最强势那两年还被牛辅反攻清洗过,反复拉锯,光和年间的六十万人口,如今残害得只剩二十多万了,六成的人口都消失了。
韩暹的白波贼号称聚众十几万,一开始那是真的战兵比例很高,因为外部还有别的大户、过往商旅可以抢劫,韩暹可以以战养战。
而自从牛辅都死了之后,最近的两年多,韩暹已经彻底陷入了无人可抢的境地,剩下的河东百姓就算没有被他吸纳为白波贼,也已经彻底成了穷鬼,根本刮不出油水来。韩暹只好慢慢转化为自己剥削自己,把相对老弱的贼徒从战兵里筛选淘汰归农,然后问这些农人征粮收税,俨然活成了他自己当初讨厌的样子。
这样的局势让韩暹非常清醒:地盘不值钱,有了地盘也没多少钱粮扩军,值钱的是直接抢到大笔钱粮养兵。因为只要抢劫成功,他瞬间可以把已经归农的数万白波贼重新武装起来,让他们不用再种田,而是直接投入战斗。
在这种指导思想下,韩暹从安邑城撤退之后,拿出从城里带出来的细软财物,回到北方白波谷山区的游击根据地,难得地发了一波赏赐激励士卒,准备为即将到来的第二波或者第三波袁绍粮船队进行抢劫动员。
好多白波贼都至少三年没见过韩暹这样发赏鼓舞士气了,印象里自从董卓西迁、关中和关东商旅断绝,河东就没什么生意了,靠黄河吃黄河的买路钱也收不到了。韩暹一反常态,果然让积年老贼们士气大振:肯定是又来收买路钱的大活儿了!
反正八月中旬秋收也收完了,正好稍稍农闲,一下子就有几万农夫被韩暹重新武装起来。韩暹自信满满,立刻派出斥候,重新去打听关羽、徐晃有没有放松戒备,袁绍的第二波和第三波粮船什么时候过境。
可惜的是,短短几天之后,斥候回报的消息,就让他当头泼了一盆凉水,而且夹杂着被人戏弄羞辱的愤怒。
“回禀渠帅,我们已经探得,袁绍部将淳于琼带着河北兵彻底撤走了。如今安邑城内只有徐晃坐镇。关羽的旗号已经不见了,我们仔细暗访心向我们的城外百姓,据说关羽从来就没有来过,上次是徐晃诈称关羽旗号。
另外,袁绍军的船队,目前只负责河内到东垣的运输,徐晃负责护送从东垣到安邑的陆路转运,而从安邑再到长安的水路船队转运,刘备又派了一个据说略懂水战的校尉,名叫太史慈的,前来押送。”
韩暹听得目瞪口呆,很是愤怒,后果很严重:“什么?我居然被徐晃给晃了?该死,这厮当初不过是杨奉麾下部曲,杨奉也不过是跟我平起平坐。这等卖主之贼,跟了刘备几年倒是出息了么,还学会耍诈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txt-第383章 小賊才做選擇,老賊全都要相伴
愤怒归愤怒,韩暹也不傻,还是要确认敌军各部护航兵力的,他随后就追问:“那徐晃如今留多少人守县城?派多少人沿途护送粮车队?那个叫太史慈的,又有多少水兵护送船队?”
他这是想挑个最容易捏的软柿子来突破,毕竟粮队在河东郡境内要经过三百多里的危险区,韩暹作为本地人,熟悉地理,可以选择任何一个点下手,那当然要选最薄弱的。
幸好他派出去的斥候还算给力,把这些都打探清楚了,一五一十汇报:“禀渠帅,徐晃约有两三千战兵,护送从东垣至安邑陆路车队。太史慈所部,据侦查并未带兵护航,只有随船水手,应该是刘备军仗其船只坚固,而我军没有水师,无法拦河截击,故而无备。”
“就靠一些水手自卫?没有额外带兵护送粮船?”韩暹听到这个消息,不可置信地自言自语反问确认了一句,他觉得这不是给他送菜么。
也怪太史慈这人,之前跟着糜竺混了几年,在东莱老家住久了,所以没赶上刘备自西进以来的历次立功。
最近刚刚重新捞到表现机会,那也是北伐时的泾原决战,以及后来的长安攻城战了,那都是刚刚发生没几个月的事儿,所以声名不显,韩暹这种山西山区闭塞之地的自守之贼,才没听说过。
相比之下,徐晃他还是知根知底的,哪怕内心再鄙视徐晃卖主求荣的人品,韩暹好歹知道徐晃确实能打一打。
于是,他就顺理成章决定捏太史慈这个软柿子。
毕竟徐晃的几千人也算是精锐战兵,刘备军能打赢李傕,单兵战斗力肯定是不弱的。至于安邑县城,韩暹也没指望快速反攻拿下来,白波贼缺乏攻坚力量,城池一旦撤退放弃后,想再从官军手上攻回来是非常不划算的。
韩暹跟李乐合计了一番,立刻定了计策:“不就是以为我军缺乏优良战船么,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湅水浅狭,最深处不过数丈,我军熟悉地理,还能找到好多深不满丈的浅滩。
到时候在浅滩处拦河,堆暗礁木桩,靠暗礁先撞沉它几艘堵住航道,困住粮船队去路,随后大军在浅滩处徒涉一拥而上,攀船杀光水手,袁绍的大批粮食还不是尽入我手。”
韩暹的执行力还不错,说干就干,下一波袁绍的粮食运来时,他就挟愤出击了。他要把徐晃之前诈他、用关羽的威名吓他放弃安邑县城的账,一起给算了。
……
数日之后,大约八月下旬,下一支粮船队很快抵达了。
因为刘备和袁绍各自负责半程水路、用了“接力”的方式运粮,每一方的周转周期都大大缩短了。
不过因为河内没那么多余粮,袁绍的船队这次是从黄河北岸魏郡的黎阳港起航的,也就是调了邺城的粮食来卖,逆流而上走六百多里黄河水路,抵达东垣。
太史慈从长安出发,到安邑,再折返。
而且,因为是第二次交易了,韩暹的人在动手之前,打探到了更多诱人的消息:太史慈的船队这次来的路上,也不是空船来的,而是运满了相当于至少两趟运粮船队货值的蜀锦铁器瓷器等物。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毕竟奢侈品比粮食的价值密度高多了,一支能够运十万石粮食的船队,如果运奢侈品,货值翻好多倍都有可能。所以袁绍给刘备运四五船货,刘备最多回一船就够了,有时候都不用满载。
而刘备这次卖给袁绍的货物里面,考虑到后续奢侈品市场会饱和,蜀锦也不是大家都穿得起的,所以为了怕贬值,刘备还卖了不少作价虚高但其实说穿了没多少技术含量的“武器装备”。
比如,已经在与李傕的决战中充分泄密的双侧金属马镫、蹄铁之类的铁器。这些装备因为泾原决战的威名,已经开始散播了,其他诸侯也都会渐渐意识到其重要性。只不过因为没有直接看到实物,大伙儿还要鼓捣一阵子才能琢磨出来。
所以刘备和李素都知道,这些装备已经不可能技术保密了,他们甚至还给呼厨泉都提供了一批货,让呼厨泉今年秋天去抢劫河套五郡的伪匈奴和鲜卑人,拿抢劫来的成批牛马羊牲畜抵偿装备价格。
既然如此,考虑到跟袁绍两年内不可能发生战争,双方暂时也还保持虚伪的联盟,那就把这些对方迟早能琢磨出来的东西卖个高价,抵充一批粮食款。
精品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83章 小賊才做選擇,老賊全都要讀書
颇有几分后世国际贸易中,美国人那种“如果你还远远研发不出来,我就不卖给你,当你自研即将突破时,我再降价卖给你,诱惑你放弃自研放弃国产化”的狡诈劲儿。
一套金属双侧马镫和蹄铁,打造好之后的售价,起码是其他同等重量铁器的五倍以上,其实加工工艺难度也没多大,就是一个设计理念,捅破了窗户纸都能模仿。
但财大气粗急于提升战力的袁绍,还是很干脆地用价值十万套蹄铁、马镫重量铁器的价钱,买了两万套现货,立刻给自己的部队装备上了。
后来袁绍拿到货,还分出五千套给投靠他的吕布所部的骑兵,让吕布加速攻打上党张燕,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时此刻,韩暹听说太史慈的船队不管往返都带了那么多值钱好货,不由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究竟在什么时候杀太史慈比较好呢?是等他卸出货之前就杀了他,把他要出货的货抢了?还是等太史慈卸完出货装好进货返程的时候,再杀了太史慈夺取返程货呢?
好难抉择啊。
韩暹很想说他全都要,但他自己也知道这不太可能。要想全要,除非是直接攻击安邑县城北侧的码头堆货场,只有在那儿,太史慈和徐晃的水陆转运人马会一边装货一边卸货,进出两方的货都在那儿。
但韩暹也知道,自己要是直接去安邑,同时跟徐晃和太史慈打硬仗,估计有点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