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34 紅雪讀書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真凶的抓捕显然是需要通力合作才行的,然而陆凝并不乐观。十五少年杀人事件这个名字已经摆出来了,也就意味着真凶杀了十五人之前大概是不会落网。即便是游客恐怕也无法逃出这个限制。
蒙彬给她留了一个电话,告诉她需要配合的时候会给她通知。现在不光是新失踪的那四个学生所在的地方,连周边都要布置一个围捕网,在知道对方有某种超能力的情况下,谨防任何意外情况。最后还叮嘱了一具要对陆春晓几个人保密,他虽然同意让陆凝这个超能力者参与进来,但那三个女孩可不能参与到这种事情中来。
返回寝室之后,她也只把前半段的事情告诉了三个人,也就是抓住了校园内的那个模仿犯,更多的话没有说。三个女生听罢也放心了下来,还都挺兴奋的。
过了两天,天色又开始阴沉下来,如今寒冷几乎笼罩了全球,网上甚至开始讨论是不是又是一个冰河期要来了这种问题。当然,人们也慢慢适应了这种天气,主干道的除雪、防寒等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学校准备给宿舍换一批采暖设备。”应采依上完课回来说道。
“真的?”李娴有些惊讶。
“好像是有个大企业的人,给咱们这附近的学校都投资了一笔。”应采依想了想说。
“好家伙那可真有钱。”
陆春晓笑了:“大企业投资目的不都是为了人才,我们附近几所学校不管高中大学可都是出的好苗子。”
应采依点点头:“还真是,那个大企业就要在这里开个招聘会,估计投资的这笔钱就是为了好让学校这边给个方便的。我看看……对,燕赵集团,是这个名字。”
“我记得燕赵集团好像是两家合伙的吧?”李娴想了想,“他们在文娱产业这块也挺有市场的,手底下好几家经纪公司,还有电影公司。”
“嗯,燕远峡和赵师正,国内很有名的企业家,后来两家合作之后就更显得蒸蒸日上了。”陆春晓迅速打开电脑查了一下,“涉足了零售、电子、服装、工业、影视、娱乐等大量项目,资底雄厚。”
“听起来要是能去工作还真的不错。”李娴若有所思。
“怎么?心动了?咱们可以去招聘会逛逛,老实说这一家集团体量赶得上好几家小公司了,而且大集团说不定就缺人呢?”应采依笑嘻嘻地说。
“应大小姐居然也准备去招聘会了?我还以为你要回去继承家业了。”李娴自从上次知道应采依家里也很有钱之后,没事总是拿出这个来念叨念叨。
“哎呀,确实,这自己混得要是不好可能真要回去继承家业了。”应采依的段数还是比李娴高一点的,回回都有话说。
“别逗趣了,这个招聘会咱们真可以去看看,虽然才大二,可是也该规划一下。万一有机会在燕赵集团预定一个实习岗,以后找工作之类的也好写履历。”陆春晓考虑得倒是很实际。
“陆凝你呢?”应采依扭头问。
“去看看呗。”
陆凝倒不是对这种场景里的招聘会有什么想法,不过这个场景除了任务搞出来的乱子以外和正常生活基本一致,她也准备看看自己如果真的回家了能够以一种什么方式安定下来——真的回家自己可没有那么多方便的超能力了。
招聘会时间是在周六早晨,首先是一个宣讲会,之后便会讲厅所在的报告楼内摆开这次招聘的一个个“摊位”,从一楼到二楼,光是进去的时候都能看到好多穿着工作服的人在拜访桌子,贴出海报,看上去这一次燕赵集团的动作还真是不小。
“人真多啊……”陆春晓看到门口的学生数量很是惊愕。
“名气摆在这里,而且燕赵集团这一次放出来的缺口好像有三五百,这要不是开了个新公司,那就是很多地方真的缺人了。”楚维也跟着她们来到了这里,他显然更熟悉这些公司的情况,为几个女生做着讲解。
“燕赵集团的声望怎么样?”陆凝问。
楚维笑了:“大型集团总是毁誉参半的,燕赵集团就是这样,总之不真的进去工作是不知道里面环境如何的。有人觉得压力大,有人觉得里面员工相处和谐,谁知道呢?”
“走吧。”宣讲厅的门开了,学生们开始涌入,陆凝便说。
进入宣讲厅后,可以看到前面的座位已经被学生们占满了,后来的都只能往后坐,台上和第一排的则是学校方面的领导和燕赵集团派来进行宣传的人,一名中年人在台上调试着话筒和投影,不时指挥一下厅里的学生们维持秩序。
陆凝几个能坐的位置也只有中间排了,幸亏这个厅够大,不然这么多学生估计都不够坐的。
“现在台上的人叫陈枢勇,我知道他,燕赵集团北方实业的一个经理,挺有能力的。”楚维低声给四个女生介绍。
“他算是燕家的还是赵家的啊?”应采依好奇地问。
“燕赵集团雇佣的人属于这个集团。不过单独一家雇佣甚至家族里的人也有,你们看看两边应该能看到——燕家二代的燕骁鹰,本省的发言人庄骊,哦,还有赵家最近新聘用的那个岑改非,首席顾问,其实就是他们家的大管家了。看来两家人都挺重视的啊。”
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34 紅雪熱推
“还有吗?”应采依还挺感兴趣。
“正面第一排的看不见,不过这些人估计都会上去说说的吧,肯定一会还会介绍,就是可能会有点无聊。哈哈。”楚维的心态还挺放松,反正他已经注定要吃公家饭了,根本不需要参加什么招聘会,只是陪女生来的而已。
等到学生们都坐好之后,在陈枢勇的主持下,宣讲会就正式开始了。陈枢勇首先介绍了一下燕赵集团的历史、发展和当今的规模,然后便对这次前来参与宣讲的人作了介绍。感谢过校领导之后,他便依次按照职位和名字报出了第一排的那些来宾,而且是交叉着来说的,看起来确实不偏向任何一家。
陆凝本来没什么兴趣,直到——
“总领燕赵集团北方人事管理,目前负责集团人事协调的赵汐华!”
陈枢勇报出这个名字后,坐在正前方座位的那个人便轻盈地起身,转向学生座位微微躬身,她身上只是穿着一身女式的西装,却如同陆凝第一次看到她时候那样光彩照人。
此时她已经完全不去关心什么招聘会的问题了,赵汐华的出现无疑是个惊喜,但同时也是个惊吓。
现在她身处一个场景里面,这个场景融合了每一个游客曾经的世界。她见过唐零,见过黎西楼,也了解了他们曾经生活过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因此能够安心把重心放到任务上。但赵汐华不是。
赵汐华的过去……是将一切搅入混沌,重新排列秩序的末日。
她的身份在这些人当中也不低,很快便轮到了赵汐华发言,她走到台上,按照自己那部分投影,开始侃侃而谈,关于燕赵集团的人事、福利、人员调动都简要讲述了一下,最重要的关于这次所招聘的人才方面也进行了总结。因为是校招,要求也偏低,更加倾向于从大二结束的暑假到大三开始就进行实习培养……
赵汐华本来就占着年轻漂亮的优势,一番讲话下来更是得到了热烈的掌声,陆凝却根据她的表现大概判断,她还没有意识到这里是个场景,更是和之前的自己一样已经遗忘了集散地的一些关键信息。
她决定和赵汐华接触一下看看,反正根据之前陈枢勇所说,这些人都会在招聘会现场回答问题。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很快宣讲便结束,陈枢勇宣布这个周末这里都会开展着招聘工作,无论是咨询还是有意都可以找这里的集团工作人员,也欢迎投递简历。然后便散场,学生们开始走出大厅。
“听起来还挺不错的……”陆春晓还真是被说得有些心动了。
“不妨投投简历试试,就当是预习了。我们也符合条件吧?他们打算从大二结束开始就提供实习机会,这可不多见。”应采依说。
“哎呀……肯定还有别的筛查,没那么容易的。”李娴摆了摆手,“我没简历,也就是来瞧个热闹。哎,你们呢?”
“继承家业啊。”应采依嬉笑了一句。
在这里闲逛就是挑自己感兴趣的部分了,陆春晓是真的有兴趣了解一下,楚维和李娴陪着她。至于应采依其实不怎么关心,她的目标更加倾向于个人创业而不是到大公司下打工,她的家庭背景也让她有这个本事,来这里也只是看看大公司的运作和人都是什么样子。至于陆凝……当然是要先找到赵汐华。
一个意外的问题是,赵汐华似乎是非常受欢迎的。不,陆凝知道她本来就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不然在集散地也不会能成为团队负责外交的人。可是围在她旁边的学生数量……也太多了吧?
陆凝看着里三层外三层的学生,不得不感叹大学生们的“积极主动”,赵汐华的魅力算是男女通杀了,即便面对这么多人围过来提问,也是不慌不忙一个个得体应对,这水平陆凝感觉自己现在都达不到。
“咋了?”应采依戳了戳陆凝肩膀,看了看赵汐华那里的人数,“这位赵小姐的人气真是旺得可怕啊。你要是想和她谈谈估计得先学会挤进去才行。”
“……算了。”陆凝摇了摇头,知道赵汐华在这里就行,她什么时候不能去见对方?
“哈哈,行了行了,咱们俩是不求职的,也等得起。”应采依拍了拍陆凝肩膀,拉着她往一楼走。
就在两人刚刚走下楼梯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一阵惊呼,好像还是十几个人连着发出来的。
两个人对视一眼,跑到了楼下,在大楼的门口也愣住了。
过了这么久之后,天气终于冷到再次下雪了。
然而这次飘落的雪,在惨白的阳光下居然折射出了一种美丽的红色。
“红……红色的……”应采依也长着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就算经历过一些奇妙的事情,但面对这从未见过的天象她也一时回不过神来。陆凝倒是反应更快,抢先一部冲出了门去,伸出手,接下了几片雪花。
雪在掌心融化,散发出一股略带香味的甜腥,陆凝将手一握,【静谧】没有反馈什么伤害抵抗,说明这雪本身是无害的。
但是……红雪?
“哎呀!竟然有这么漂亮的雪!”
“快看看!”
学生们已经取出手机开始拍照发朋友圈之类的了,也有人跑到了外面接了一些雪花,不过雪花落在手上化成水反而失去了那种红色。
也有一些学霸想从光线散射之类的角度来分析,总体来看,更多的人只是惊讶,对这种红雪还算适应良好。陆凝却不知道这红雪究竟代表什么,和“红雪舞会”有多少关系。
=
“肋骨,横膈膜,抽出血管,滤去杂质~”
在一间寒冷的工坊内,一个浑身都裹在黑色防水外套中的人手持着锯子和尖刀,正在一个工作台前忙碌工作。空气中的血腥味正在越发浓郁,被绑在后方的三个年轻的男女正眼露惊恐绝望的神色看着他的动作。
男人哼着歌,慢慢将一副完整的肋骨取出,擦去上面的血液,然后摆在身后的铁桌上。桌子上已经放好了一些骨头和血肉、内脏,它们既没有损坏也没有腐烂,就像是活着的一样。
“有用的部分……只能取出这么多了。”男人有些遗憾地看了一眼工作台,“这次要扔到别的什么地方去。啊,好像最近有很多人在找我?他们找不到我的。”
说着,他转过身,走向了那三个青年。
在三人瑟瑟发抖中,他伸手搭了一下一个女生的脉搏。
“除了被捆太久血气不通以外,倒是还好。”男人满意地说道,“你的心脏强健有力,从盆骨到胫骨部分无论形状还是状态都完美,还有一口天然的优质牙齿……”
女孩越听越害怕,身体抖得更加厉害了。男人站起身,从角落里一个陶罐里面舀出了一杯药,取出给女孩塞嘴的布,把药灌了进去。
“下雪了啊……更近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