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txt-第672章 師說熱推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到了算学,看到一个年轻人被韩玮带进来,有人质疑道:“不是不招生了吗?”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小赵。”
韩玮侧身笑道:“上来吧。”
赵岩背着个布包,有些怵。
韩玮正色道:“这位便是武阳侯的亲传弟子,从今日起,他便在我算学教书,你等不可懈怠偷懒,否则严惩不贷!”
众人默然。
赵岩有些紧张。
韩玮知晓这种紧张,就笑了笑,“只管教,谁敢捣乱,我来收拾。”
赵岩点头,等韩玮走了之后,把教科书拿出来。
先生先前说过,就当下面是一群羊。
可我面对一群羊依旧紧张。
赵岩哆嗦了一下,强做镇定的开始了。
“你等都……都学了不少,如此我便不再赘述。”
赵岩翻开教科书,低着头念,“物态的变化……这一节说的乃是物体形态变化……”
他低着头,按照先生教授的那些要点说道:“固体融化,譬如说铁矿石如何变为液体?就是吸热。而停止加热后,液化的铁会渐渐凝固,在这个过程中,液化的铁会不断散发出热量……这便是放热……”
一个学生举手,可赵岩是低着头,没看到。
“先生。”
赵岩抬头,面色发红,“何事?”
“先生,这个道理有何用处?”
赵岩不假思索的道:“知晓了物体的这个特点,譬如说水蒸气……水蒸气最后会变成水,那么从气化到变成水的过程,便是放热的一个过程。放的这个热能否用在别的地方?比如说先生说过,蒸汽力大无穷,若是能把这些力用上,能否驱动那些庞大的车辆?”
说着他叫人弄了小炉子来,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水壶。
小巧的水壶很可爱。
“这个水壶是先生请了工匠打造的,密封很好……密封便是和外界的隔绝。如今我在壶口上塞上木塞子……大家请看。”
众人觉得这是把戏。
蒸汽能做什么?
有人嘀咕,“上次有人被蒸汽冲到了,脸上的皮就和什么似的,一下就垮了下来,可怕。”
水渐渐的开了。
但却因为有木塞子的缘故,所以水壶在震动,却只有一丝水蒸气冲出来。
赵岩说道:“看着壶嘴的木塞子。”
众人盯着木塞子看……
啪!
木塞子猛地被蒸汽冲了出去,冲到了对面的墙壁,呯的一声。
木塞子反弹,打在了一个学生的肩头。
“嗷!”
学生尖叫了起来。
不算剧痛,但那种恐惧感却把他吓坏了。
众人呆呆的看着那个学生。
赵岩下去把木塞子捡起来,心痛的道:“回头又得自己削木塞子了。”
他吹吹木塞子,抬头,就看到那些学生们惊愕的模样。
“这是木塞子,若是把口子弄小一些,把木塞子换成铁钉会如何?”
“会死人!”
这便是蒸汽的力量。
学生们的神色振奋,有人起身道:“先生,这便是格物之道?”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满意……还是不满意?
赵岩有些忐忑,点头,“是啊!这便是格物之道,你等可愿学?”
外面,韩玮和两个助教在低声说话。
“武阳侯说他就这么一个弟子,堪称是倾囊以授,可赵岩却说只是一个格物就能琢磨数十年……”
耶耶好生后悔啊!
韩玮拍了自己一巴掌,额头红了。
“韩助教,你这是……”
“没事。”
另一人说道:“赵岩年轻,若是不能降伏了这些学生,武阳侯的面子可不好看。”
众人点头,韩玮苦笑道:“我也想为他撑腰。可我刚进国子监的时候,前辈们便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不要为他们去开路,要让他们自己去琢磨,挫折越多,以后得的好处便越多……”
有人笑道:“是啊!当初我还说这怎么像是出家人的说法,可后来慢慢的就琢磨出了道理,受益无穷。”
“不过毕竟是武阳侯的弟子,晚些闹腾就去镇压一番!”
三人相对一视,都点点头。
这也是他们对贾平安的敬意。
“愿意!”
里面突然传来呼喊。
三人变色,急忙赶去。
“那从今日起,我便教授你等新学。”
三人站在外面,看到赵岩红着脸,却多了些从容。
“新学博大精深……”
那些学生全神贯注的听着,不时做笔记。
韩玮回身。
“不愧是武阳侯的弟子,竟然一来就镇住了他们。”
一堂课结束,学生们意犹未尽,赵岩也是如此。
他走出课堂,被风一吹,才发现自己浑身是汗。
汗水蒸发会吸热,于是身体会感到凉快……
知识点缓缓流过。
赵岩到了自己的房间,整理着课程。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72章 師說看書
到了中午时,韩玮来了。
“小赵,你刚来,今日咱们一起聚个餐,以后寻机再喝酒。”
随后的聚餐赵岩话不多,只是倾听。
下午他又上了一堂课,这次他发挥的越发的自然了,旁征博引,把知识点和日常生活联系在一起,学生们茅塞顿开。
“先生慢走。”
学生们明显的多了尊重。
晚些放学了。
“小赵慢走。”
助教们对他也多了尊重。
赵岩连声说不敢。
这个年轻人很谦逊,颇有些我当年的影子……韩玮笑道:“咱们这里是学堂,学问最大。”
赵岩回到家,赵都已经回来了,就坐在台阶上歇息。
“大郎今日去了哪里?”
赵岩早些时候回家,只说是去算学。
“阿耶。”赵岩缓缓跪下。
赵都腾地一下就起身,“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别急,给阿耶说,阿耶来处置,啊!”
赵岩抬头,眼中含泪,“这几年孩儿一直在家读书,阿耶和阿娘操劳家事,白发都有了,孩儿不孝!”
赵都搓着手,“你说这个作甚,快起来,地上凉。”
看着父亲那不自在的模样,赵岩就越发的心痛了,“阿耶,今日先生让我去了算学……从今日起,我便在算学教书了。”
“啊!”
赵都惊讶。
刚出来的韩氏走过来拽他,闻言一怔,“你说什么?”
“先生让我去算学教书。”
韩氏回身看着丈夫,突然蹲下哭了起来,“熬出来了,总算是熬出来了!”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672章 師說看書
孙二娘抱着孩子出来,站在那里发呆。
成亲前她就知晓赵岩的情况,一直在跟随着武阳侯读书。她满心希望赵岩能早些出师,随后去做什么都行。
可赵岩还是在埋头读书。
赵家是普通人家,普通人读书能破家。
赵都却没有怨言,不但耕地,闲暇还去东西市扛活……
她和婆婆韩氏也寻了事情来做,补贴家用。
她觉着这一天看不到头。
可没想到幸福就这么来了。
“先生说以后会想办法给我找个官做,可我却想……”
赵都迟疑了一下,“就算是算学以后待不下去了,可我却有学问在,走到何处都能养活家人。”
……
“太子今日又得了皇帝的夸赞。”
贾平安和狄仁杰在书房说话。
狄仁杰沉吟着。
“其实……我以为夸赞太多也不好。”
狄仁杰毕竟是聪明绝顶之辈,“你想想,夸赞越多……说句犯忌讳的,除非陛下能……否则一个经常被夸赞的太子渐渐长大,你觉着如何?”
“猜忌!”
贾平安早就知晓这个结果。
但狄仁杰不知晓他给太子的秘籍。
“孝顺!”
用孝顺开道,自然无往而不利。
狄仁杰一怔,旋即笑道:“好一个贾平安!孝顺,妙!”
孝顺能抵挡所有的攻击,你说太子密谋不轨,不好意思,太子坦荡荡,而且孝顺帝后。
贾平安笑了笑,“等着看吧。”
“先生。”
赵都带着赵岩来了,一来就跪下。
“这是作甚?”
贾平安皱眉道:“赶紧起来!”
赵都起身抹泪,“大郎这几年在家读书,我也曾犯过嘀咕,可想着武阳侯学问高深,就强撑了下来,今日大郎能得了这等机缘,皆是武阳侯的帮助,大郎,跪下。”
赵岩跪下,赵都喝道;“今日你在此发誓,此后孝顺武阳侯,但凡悖逆,便不是赵家子孙!”
“你这是何必!”
贾平安莞尔。
赵岩果然照着发誓了,那眼神……贾平安觉得自己此刻让他去赴死都不会带半点犹豫。
狄仁杰在边上见证了这一次誓言,笑道:“平安的弟子都成了先生,这便是出师了,平安可有教诲?”
他很好奇贾平安教弟子的手段,所以想通过这些教诲来一窥门径。
贾平安淡淡的道:“也好。”
众人以为他要说话,可贾平安却收拾了文房四宝。
狄仁杰过来磨墨,赵岩过来按着书卷,贾平安略一思索……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
晚些写完,赵岩跪下,双手伸出来。
贾平安把这一篇师说递给他,说道:“既然为师,就得知晓为师之道,以后好生努力。”
“是。”
赵岩的眼中全是震惊。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先生竟然就写出了这一篇堪称是不朽的师说……传出去谁信?
等他们父子走后,狄仁杰用见鬼的眼神看着贾平安,“这一篇师说承前启后,可为天下师者的座右铭。平安,你……究竟有多少才华?”
贾平安洒脱的道:“我的才华……”
他轻轻拍了一下小腹,“宛如江河,滔滔不绝。”
……
“贾平安的弟子进了算学?”
李治淡淡问道。
“是。”
沈丘看了皇帝一眼,心想这是福还是祸?若是皇帝觉着新学渐渐侵蚀国子监……
李治眯眼,“知道了。”
沈丘出了大殿,正好长孙无忌等人来了。
长孙无忌看着他,止步,目光幽幽,“听闻百骑最近下手很是肆无忌惮,你要好自为之。”
能让长孙无忌说出这番话来,可见百骑最近弄了不少大动作。
沈丘压压鬓角的长发,淡淡的道:“咱行事不问因果。”
他是内侍,此生没有子女,什么因果?
所以内侍行事狠辣,除去身体残缺导致的心理扭曲之外,也有这个缘故。
长孙无忌看了他一眼。
沈丘回以一个冷漠的笑意。
若论心腹,沈丘才是。
晚些,他回到百骑,令人去查探赵家。
一个百骑头目起身道:“可要查查武阳侯家?”
明静瞬间炸了,一拍案几起身,柳眉倒竖,“什么意思?武阳侯在的时候你奉迎的让我恶心,如今武阳侯才将走,你便想捅他一刀?”
百骑头目笑道:“只是例行公事。”
“那可要例行公事查查你?”明静一炸就没玩没了。
最近很沉寂的程达淡淡的道:“武阳侯乃是重臣,要查他,陛下得点头。你这话……僭越了!”
小头目拱手请罪。
沈丘旁观这次争执,并未发话。
没多久,就有人去查探了回来。
“沈中官,那赵岩在家中抄了好些东西,我带来了一份。”
这货不识字,拿出来的时候都倒了。
沈丘看了一眼,然后眼珠子许久移不开。
“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
晚些,这份师说被送到了皇帝的案头。
優秀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72章 師說分享
“嗟乎!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古之圣人,其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而问焉;今之众人,其下圣人也亦远矣,而耻学于师。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
李治抬头,赞道:“好一篇师说,这篇文章当让天下人诵读,以为座右铭。”
太子在读书。
一堂课结束,赵二娘起身道:“太子累了,且歇息吧。”
李弘摇头,“孤不累。”
外面,一个内侍急匆匆的进来。
“殿下,陛下令奴婢送来这篇文章,请殿下仔细诵读。”
赵二娘回身,“这是陛下的新作吗?殿下,还请认真诵读。”
李弘点头,赵二娘接过文章,开始诵读,“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蒋林遵进来了,闭眼,摇头晃脑……
曹英雄也在闭眼,却是在努力背诵。
“……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赵二娘抬头。
“绝世好文!”
蒋林遵抚掌大赞,眉飞色舞的道:“爱其子,择师而教之;于其身也,则耻师焉,惑矣。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也,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绝妙好文,老夫服矣!”
曹英雄觉得这篇文章果真绝妙,“好文,可流芳千古!”
李弘问道:“谁写的?”
赵二娘低头,“赵氏子岩年十七,好新学,格物算术皆通习之,不拘于时,学于余。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贻之。”
叮!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敲打着众人的心弦。
李弘拍手笑道:“是舅舅!”
兄长果然出手不凡……曹英雄笑道:“竟然是兄长写给弟子的文章?哈哈哈哈!”
赵二娘喃喃的道:“人说武阳侯只是诗才了得,文章不彰,可今日一篇师说,羞愧了多少所谓的文章大家。身负大才却不肯彰显,武阳侯的胸怀……果然宽广。”
蒋林遵掩面而去。
而在算学……
赵岩把这篇师说用镇纸压在了自己的案几上,随后去上课。
“小赵!”
韩玮来了,进来见赵岩不在,就笑道:“果然勤奋,咦,这是什么?”
风吹过,案几上的纸张飘飞,却被镇纸压了下去。
“师说……”
赵岩回来时,发现自己的屋里全是人。
“这是……”
众人回头。
“这是武阳侯写了送你的?”
赵岩点头。
贾平安照例中午开溜。
“小贾!”
李勣叫住了他,问道:“敬业最近怎地夜不归宿?”
呃!
多半是去甩屁股。
“多半是和朋友饮酒。”
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看着李勣那狐疑的目光,贾平安赶紧开溜,可老李出手如电,一下就拽住了他,“说!”
贾平安一脸懵逼,“英国公,说什么?”
李勣淡淡的道:“若非老夫在尚书省,你以为任雅相会给你大开方便之门?”
小子!
老实些!
贾平安无奈,“说是去……看甩屁股!”
“孽畜!”
李勣气得浑身打颤。
“英国公可要保重啊!”
李义府路过,飘了这么一句话。
贾平安赶紧开溜。
李勣咬牙切齿的去寻到了孙儿,带回了自己的值房里。
“跪下!”
呯!
值房里仿佛摇晃了一下。
“阿翁,我可没犯错!”李敬业觉得祖父老糊涂了。
李勣拎着马鞭冷笑,“没犯错?你这几日为何夜不归宿?定然是去了青楼。孽畜!”
啪!
李敬业挨了一鞭,仰头道:“阿翁你说不说理?”
“老夫什么都能说理,就是这等事不能。”李勣气得想吐血,“去青楼竟然夜不归宿,你这个孽畜!”
李敬业喊道:“阿翁,我并未去青楼。”
“那你去了何处?说不清楚,老夫今日抽死你!”
李勣冷笑。
李敬业摸了摸,摸出了一根半成品腰带。
“这是何物?”
这特娘的太丑了吧。
李勣无语。
“阿翁,你上次说想买一条新腰带,我想着你的寿辰差不多就到了,这几日就在平康坊寻了个工匠请教,想打造一根腰带来送你……”
李勣手一松,皮鞭落地。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