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三百三十二章 苦澀的過往閲讀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青色的衣服,一张围布半裹着脸,她想起来了,就是这个人,一直挑拨者自己与乾王之间的关系,并且给自己和那两个人之间传话。
呵呵,这次来怕是又没按什么好心。
安歌最讨厌的当是这个人来,可这个人却也很有能力,她不想与六王爷纠缠,但是他们的计划却无意被自己发现。
现在也算作骑虎难下,安歌小声说道。
“这次是什么事情?”
她小心翼翼的对着那个人说道。
他将一封信递给了安歌,并且将安乐的丫鬟说与自己的话复述给了她,然后便离开了。
看着很快就消失的身影,安歌心中实则感叹。
其实这人也算作是个人才,安乐是将军之女,她的认人才能是从父亲那里学来的,想到父亲,心中便是苦涩。
走出的那个男人便是父亲生前的麾下暗卫,只是最后她也没有明白,他为什么会投靠那个男人。
六王爷当初与安歌却也有一段感情,可现今已经嫁与乾王,曾今已为过去,安歌从未想过在与那人联系。
可手中信件是为何事?
她明白当真会是一个圈套,可她又不得不进。
低头打开了手中的书信,出现在眼前的均是一些甜言蜜语的话。
安歌眼神锐利,这些话当真不是六王爷能够说得出口的,想来也知道是谁在其中作梗,除却她那个妹妹,当真也不会再有他人了。
安乐,她如今或者势必要杀死的人。
看了看手中的信,安歌心生一计。
很快便到午夜,安歌将经过处理的信件揣在怀里,然后悄悄的潜入心中提起的的那片树林处。
因着已经入夜,四周漆黑一片,她到了此地之时并未没见到任何身影出现。
“难道不是陷阱?是我多想了吗?”
安歌小声嘀咕着,却在自己还未反应是何原因之时,周围便亮起了火把。
“皇后娘娘,臣妾就知道,她一定是有心思的,您看,这就来了吧。这副模样当真私奔不假。”
最先开口的便是安乐的声音,而紧接着火光照亮的便是皇后那铁青的脸。
皇后是在晚上接到安乐的密保,说是皇家有儿媳不知检点想要密会情郎,本来皇后并没有当回事的,可是当听到安歌的名字时,她微微眯起了眼睛。
与乾王有关系的人,那她不能错过,于是便赶来埋伏。
不过真是没有想到,还真是如此轻松的便将她逮住了。
“你这么晚了,打扮成这个样子到这里做什么?”
皇后语气十分严厉,眸子里透露出了杀气。
想到安乐居然将皇后般了出来,她是铁了心要将这盆脏水泼到自己身上,可以最后终会是搬起舌头砸向自己脚上。
安歌并没未慌张,眼神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将手伸到了衣服里面。
“娘娘,并不是我,我是过来救我妹妹的。”
她脸色焦急,说完便将之前的那封信交给了皇后。
伴着火光,皇后看着上面的情情爱爱,最后一句却成为了整个信件的亮点。
“我与长乐情深似海,今夜我们生米煮成熟饭,定能共结连理。”
落款是六王爷的名字。
一旁的安乐自然也借着或黄看清楚了上面的字迹,只是为何名字换做了自己?
“这,这不是真的,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看到信件内容的安乐大声辩解着,安歌怎么也会模仿王爷的笔记,她怎么可以陷害自己。
但这些都是安歌想要给他的一个教训,只是没有想到,这些正中了六王爷的下怀。
“本王并不记得是写给安乐的信,她是四个王妃,本王怎的如此花心,将自己的嫂子弟妹搅合一遍。”
却未想六王爷也在此处,安歌心之上当。
不远处的林深外,乾王跟了出来。
这边是那些人的计谋,也终是因为这次安歌的大意,两人身葬此处。
在收到密报时,轩辕肃并未相信安歌会做出此时,可是入夜将至,她居然真的走出帷帐。
若非此,他不会跟着过来。
见轩辕河的身影出现,而四周围着的均是他们的人,轩辕肃明白,安歌怕有危险。
他一直将这个女人保护在身边,为何她还有一次又一次自作聪明。
听到六王爷说话,安歌愣住了,以为这些仅仅是安乐的主意,却不想真正操控的幕后之人竟也是六王爷。
真是笑话之际。
皇后听闻此话,便是安乐此话当真,她看了看这个皇弟,若不是他从中谋划,还真为能将这个女人抓住。
轩辕肃一直将她保护的太好了。
“证人已经在此,你还有什么狡辩的,居然还敢伪造信件,来人,将她乱棍打死。”
皇家媳妇,皇后此番下令当是用了私刑,可周围之人均沆瀣一气,他们才是一起想要伤害她的人。
安歌心知,自己难逃此劫。
“住手,本王王妃何曾要你们罚则。”
轩辕肃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声音厉色,不言自威。
听到他的声音,轩辕河知道机会来了。
他并未言语,只是皇后开口说道。
“九皇弟有所不知,你这王妃当真管教不利,之前的事情已经发生,她还不思悔改,现下还想着与六皇弟私奔呢。”
皇后神色威严,她有证人在此,皇上也会偏帮自己。
见着来人,安歌便名字自己难以洗清清白,终究说来不过是因为她个人罢了。
“你们休要怨怼王爷,此是我自知清白,却只有一死方可洗清。”
真真假假,自她比武招亲那日起便注定了一切事情终会发生。
轩辕河恨自己嫁给九王爷,而这些都是安歌自愿的选择,如今只有一死才能平息所有的怨气,话落她便迅速抽出身边人的刀剑指向自己脖颈。
未等众人反应,手起刀落,她划破了自己的脖颈。
“安歌。”
只道众人喊着她的名字,而跑到身前抱住她的也始终是那个男人。
谢长鱼瞧见,女子的脸上流下眼泪,却不知自己的无心之话惹得她追忆往事,而那段过往应当非常痛苦了。
将手帕递给她。
感受到了谢长鱼手指的触目,安歌回过神来。
“让你笑话了。”面前的容颜当真是几十年间未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