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第九十六章 窒息分享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蒋白棉安静听完,诚恳给出了建议:
“你们应该抽出强手,组成一个小队,过去侦察一下。”
她没有自告奋勇,因为这不在“旧调小组”的工作范围内。
将物资送过来,主动提出“雇佣”,对他们来说,已经有点冒险,但好歹有换取军用外骨骼装置、锤炼队伍等作用,且危险程度还算可以接受。
而组成侦察小队,前往明显存在诡异的地方,为一个初来乍到没多久的聚居点出生入死,明显不是“旧调小组”该干的事情。
雇佣兵就要有雇佣兵的“职业道德”。
如果只有蒋白棉自己一个人,她说不定会凭着兴趣,接下侦察任务,但现在,她是一个小组的组长,她的任何一个命令都会影响组员们的人身安全,她没法任性。
给出建议的时候,蒋白棉悄然侧头,瞪了商见曜一眼,阻止了他的自告奋勇。
哪怕商见曜带着面具,她也能感受到他的跃跃欲试。
听完蒋白棉的话语,韩望获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早就提过这件事情,但他们太过警惕,始终下不了决心,一直在为该不该派侦察小队,派哪些人争吵。”
彼此缺乏信任真的很难达成共识,这种事情如果没有权威存在,可能会一直拖到危险拍在脸上……蒋白棉在心里回了一句,没有说出口。
她知道韩望获知道这点。
果然,韩望获边让他们把吉普和全地形车藏好,边略显忧虑地说道:
“之前遇到类似的情况,都是由雷纳托主教做决断,两边还算听他的话,可他早不早,晚不晚的,竟然被召回了总部,剩下的不管哪一位警示者,都没法代替他,说话的分量都不一样!”
提及这点,韩望获明显对警惕教派不太满意。
呃,警惕教派对雷纳托主教罹患“无心病”的事情暂时是这么解释的?蒋白棉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但很显然,韩望获察觉不了她的反应,因为她戴着面具。
——他们下午到晚上都在湖畔别墅区蹲守,没再接触任何一位红石集的镇民,对相应的情况不够了解。
这时,商见曜插话道:
“宋警示者快来了。”
他们从警惕教堂出发的时候,宋何已经在组织教会武装,准备赶往这边。
韩望获点了点头:
“希望他们不会硬顶宋警示者。”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们指的是红河人。
“你也可以把他们召集起来,我来说服他们。”商见曜给出了另一个办法。
韩望获狐疑地看了这家伙一眼,完全不觉得他口才出众。
当然,他没有直接说,而是苦笑道:
“以他们的警惕,这种事情没谁能把他们召集起来。”
“那他们躲在哪里?我挨个拜访。”商见曜一点也不怕辛苦。
韩望获顿生警惕之情,敷衍笑道:
“先看宋警示者能不能说服他们吧。”
说话间,韩望获已领着“钱白小队”四个成员来到了他负责的防区。
这是一栋还算完好的不高建筑,但它前方那栋楼已经彻底坍塌,挡住了它下面几层,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工事——由混凝土堆叠成的工事。
站在这栋建筑的六楼,正好能从窗口看到废墟东南角,而一旦对方反击,往下一缩身体,就几乎不可能被击中。
“你们负责左侧。”韩望获重新做起布置,一视同仁地对蒋白棉等人下达了命令。
他和他的几名手下迅速转移到了偏右的窗口处,架好了两挺机枪。
商见曜戴上夜视仪,兴致勃勃地半蹲了下去,将“狂战士”突击步枪换成了一杆“橘子”步枪。
他学着白晨,摆出了“我是资深狙击手”的模样。
龙悦红瞥了他一眼,在他的左侧蹲了下来。
他分配到了“暴君”榴弹枪。
商见曜的右边,依次是蒋白棉、白晨,一个架着“死神”单兵火箭筒,一个还是使用最熟悉的“橘子”步枪。
外面夜色正浓,月光时明时暗,让整个城市废墟仿佛沉入了深渊。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中,韩望获频繁拿起对讲机,和负责不同防区的镇卫队成员沟通。
这包括警示者宋何主持下的临时会议。
终于,红石集镇民们达成了一致:派出谭杰、哈米尔等强者组成的五人小队,侦察城市废墟东南角的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监控前方的白晨通过夜视仪,看见一道模糊的身影正悄然靠近。
他的灰黑鳞片在月光下闪烁微芒。
一个鱼人……白晨调整了下枪口位置,手指即将扣动扳机。
砰!
那个鱼人头部爆开,仰面栽倒。
白晨略感愕然地侧头,看向了不远处的韩望获。
刚才那一枪不是她开的。
治安官韩望获的反应比她更快,而且在那个距离下,精准地命中了鱼人的脑袋。
韩望获察觉到了白晨的注视,看了她一眼,轻轻点了下头。
将目光从那双眼白有点偏黄的眸子处收回,白晨确定了一件事情:
韩望获刚才那一枪绝不是运气。
他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狙击高手,无论观察力,还是射击水准,都不比自己差,甚至可能还要强一点。
难怪他能成为“资深猎人”,被红石集选为治安官……白晨有所明悟,不再分心。
这个时候,韩望获拿起对讲机,提醒起其他地方的镇卫队成员:
“鱼人来了,侦察小队不用再派出去了。”
会这么简单吗?蒋白棉脑海内突然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龙悦红身体略微紧绷了起来,架着榴弹枪,更加专注地观察前方。
渐渐的,他有了呼吸不畅的感觉。
这是他往常特别紧张时才会出现的情况。
我没那么紧张啊……龙悦红有点不解。
经过野草城的历练,他不觉得现在的情况能让自己那么紧张。
最为重要的是,他的心跳也没有加快多少。
他疑惑地审视起自己的状态,发现呼吸真的变得有点困难,慢慢有了在憋气的感觉。
“情况不对!”
“是要比赛肺活量吗?”
蒋白棉和商见曜的声音同时响起。
他们也发现自己的呼吸系统出了问题。
吸进的空气越来越少!
听到提醒,韩望获等人才察觉不对。
他们之前都以为是大战在即,自己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呼,呼……他们张开嘴巴,大口喘起了气。
可无论他们做什么样的尝试,那种呼吸不畅的感觉都无法缓解,甚至在明显加重。
这就像沉进了水里,只要你浮不起来,又没背氧气瓶,那就不可能获得新鲜的空气,越是挣扎,越是尝试呼吸,越会让情况严重。
“应该是觉醒者。”蒋白棉又说了一句。
她有强大的憋气能力,是当前受到影响最小的那个。
说话间,她望向了商见曜,两人同时摇了下头。
他们的感应里,东南方向一定距离内没有生命存在。
如果说觉醒者能隐藏意识,瞒过同类,那只要他还具备身体,相应的电信号就无法消除,除非他将自己完全藏在了接地金属笼内。
可预先不知道蒋白棉基因改造能力的情况下,没谁会做这种又累赘又没用的准备。
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答案只剩下两个:
一是制造呼吸困难的那个人是内奸,就在当前防线的某处;
二是对方在觉醒层面已接近“心灵走廊”,甚至已经进入,能力范围出现了质变。
——在相对空旷的地方,蒋白棉感应电信号的范围并不小,当初对付机械僧侣净法就是明证,而现在,她受到了对方能力影响,却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韩望获知道觉醒者的强大,也见识过几次,可从未想过会强大到这种程度。
他当机立断,下达了命令:
“撤退!
“小组作战。”
这是要化整为零,依靠熟悉地形和躲藏能力,和鱼人山怪打游击战了。
——如果聚在一起,大家很可能同时窒息而死,无人幸免。
“那只是死得慢一点。”
“他比你们更擅长找人。”
蒋白棉和商见曜又齐声做出提醒,话语不同,实质一样。
能力范围这么大的觉醒者感应范围也不会小,他完全可以率领队伍,把躲藏起来的“老鼠”们一个一个揪出来,或者不用揪,直接让他们憋死在躲藏处。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通过喇叭,大喊出声:
“没有卵蛋的孬货,只敢躲在远处,偷偷摸摸害人!
“有本事你过来啊!”
这用的是鱼人一族的方言。
虽然是次人方言,但也是自红河语衍变而来,蒋白棉不会说,却勉强能听懂大概的意思。
“呼,谭杰……”韩望获略显艰难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谭杰?他的“挑衅”能力可以借助喇叭,增强影响范围?蒋白棉顿时有了点猜测。
因为喇叭声音不是针对他们这个方向,所以她没觉得有什么愤怒之情,也就无法验证。
这时,商见曜呼吸略重地感慨道:
“多掌握一门外语真有用。”
要不然,就算“挑衅”,鱼人和山怪也听不懂。
谭杰又换“山怪语”骂了一遍,众人窒息的感觉依旧没有任何缓解,愈发严重。
谭杰没有停止,轮流用“鱼人语”和“山怪语”骂着脏话。
这个过程中,他不断地改变朝向,更换能影响到的区域。
他喊到第六遍时,众人突然有了一种从水底钻出来的感觉。
空气是那样的清新,世界是那样的美好。
“科技大厦楼后停车场!”谭杰的声音再次响起。
借助反馈,他初步确定了那位恐怖觉醒者所在的位置。
蒋白棉脑海内旋即浮现出警示者宋何那张地图。
地图飞快放大,呈现出这片区域的布局。
科技大厦楼后停车场和这边直线距离接近百米。
蒋白棉迅速调整起面前的单兵火箭筒,往谭杰描述的位置发射了炮弹。
商见曜则弓着身体,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