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討論-第二十一章 諸君,我喜歡戰爭相伴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兵法有云,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兵战为下,心战为上。
虽然说出这段话的人是马谡,因为失了街亭而被孔明斩首,但是道理终究是这样一个道理。
当广济奇说出来等待对方恐惧的时候,方别一瞬间就明白了。
死亡并不可怕,等待未知的死亡才是最可怕的。
诚然,现在在大周军队攻城的大炮最终运达之后,已经有了火力覆盖掩护攻城的能力了,甚至说集中大炮轰击,未必不能将让平城轰开一个口子。
但是广济奇依然选择等待。
他在大炮运达的第一时间,安排了这样一波集中炮击,让好不容易适应了之前大周毛毛细雨一般炮击的让平守军好好迎接了一场冰雹的洗礼,然后便立刻偃旗息鼓,没有人知道下一波攻击会在什么时候到来,但是有一点纸是包不住火的,那就是以让平的城防,来防御这样猛烈的炮灰,是一件非常艰难并且损失巨大的事情。
如果说眼下趁着这波炮击随即发动攻城,那样还没有缓过神来的东瀛军队肯定会不惜一切地将大周军队反推出去,因为除了大炮之外,大周军队的武装并没有比东瀛军队更强,就连军队数量,此时也是相若,如果算上对方的援军,广济奇这边还是落于下风。
但是问题是——是真的每一个东瀛军人都想在这个国家打这样一场如同绞肉机一般的战争吗?
像熊这样稀里糊涂卷进战争的军人,远远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多。
“我们要等多久?”方别轻轻问道:“如果他们一直不会恐惧,那么我们就一直不进攻吗?”
“只要是人,都会恐惧,因为恐惧能够让许多原本必定会死的人活下来,而他们则会将自己的恐惧传给子孙后代。”广济奇平静说道:“就好像方别你一直都恐惧死亡一样,因为这种恐惧,所以你才活到了现在。”
“怎么又扯到了我的身上?”方别瞬间就不开心了。
“像你这样强大的人都会恐惧,更何况那些并非木石的弱者。”广济奇悠悠说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在异国的土地进行的征战,无论是谁,都会有一些兔死狐悲的感伤。”
“所以我要等待他们慢慢学会恐惧,这漫长的荒野会躺倒无数的尸体,只有跑的最快的那些人,才能活着坐上离开的船。”
“那就只能看你的好戏了。”方别淡淡说道:“反正我并不擅长这些,不过如果你需要我进城探探情报,我倒是可以效劳。”
哪怕说如今处于战争状态,但是方别依然可以靠夜色的掩盖成功进入城中,毕竟城墙并没有办法拦住他。
不过即使这样,想要在战时打开严密防守的城门,难度依然不小。
“暂时没有这个必要。”广济奇摇头说道。
“好的好的。”方别点了点头:“这是你的舞台。”
……
……
确实,战场之上,就是广济奇自己的舞台。
虽然说广济奇之前在东南所领导的大多都是小规模的野外运动战,毕竟那些倭寇本身就是仨瓜俩枣地聚集在一处的。
都市言情 這個刺客有毛病討論-第二十一章 諸君,我喜歡戰爭相伴
而眼下则是如此大规模地攻城略地的国战,对于广济奇来说,似乎已经到了完全陌生的领域。
但是另一方面,则是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看着几乎以超人精力处理着各种军务的广济奇,方别总是不由地想起了那段前世所看到诸君我喜欢战争的演讲。
每一位将军在成长的过程中都要学习各种各样的军事知识,歼灭战,闪袭战,防御战,打击战,包围战,突破战,败退战,扫荡战,撤退战。
平原,街道,战壕,草原,冻土,沙漠,天空,海洋,泥沼,湿地。
你总要有无穷无尽的精力来面对那几乎是有着无穷解的战争,但是真的到了战场之上,你就会发现,自己其实学过的大多数知识对于战场而言都没有用处。
这就好像是从一千道考题中随便抽出来一道来考你的考试,但是成功与失败之间的差距却是那样的巨大。
自古名将,多不得善终,便是这个道理。
正如广济奇现在所面临的难题,就是过去大周几百年来都没有再重新考虑过的问题。
重新开始攻城。
哪怕在过去,大周很多时候都是扮演着守城的一方,所面临的的敌人多是草原上的鞑子或者说在南方雨林中的南蛮,他们有着自然环境作为自己最好的防线,反而城墙变成了不太必要的防御。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二十一章 諸君,我喜歡戰爭閲讀
广济奇不动声色地下达一条条命令,用战壕与工事将整个让平城慢慢地包围,震耳欲聋的炮火始终不曾停下,这样并不密集,但是又从不止歇的炮火在广袤的天空中炸响,日落的时候甚至能够看到那耀眼如同烟火一样的轨痕。
但是让平城始终有一条路是畅通的。
那就是撤离的道路。
大周自北面来。
而南方自始至终,广济奇都没有堵上。
就好像在大声告诉城里的人,你还有最终逃跑的道路可以选。
等大炮的到来,一共等了十天。
然后等对方恐惧,广济奇等了十五天。
事实上方别还是有点担心,这样等下去,反而把东瀛的援军给等来了,那个时候对方反而在让平城下和广济奇进行决战,那就太过于画美不看了。
但是广济奇告诉方别,这一点不用担心。
因为他相信,一条蛇在吞下一头大象之后,一定要消化很长时间。
即使是东瀛的大军,在一路势如破竹地几乎占领了高丽的全境之后,想要发动下一次的进攻,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修整和准备的。
这一点,并不是方别告诉他的情报,而是单纯出自于广济奇的军事判断。
而事实上,广济奇的这个判断非常地准确。
在接到小西行长的求援之后,东瀛人并没有向让平城进一步派出来援军,而是反而命令小西行长就地据守,并且寻觅机会反向歼灭大周的远征军。
毕竟冷兵器时代,守城战的优势大得几乎难以想象。
而大周的军队,从城墙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对方的规模。
事实上,广济奇的军队与小西行长的守军数量上相差无几。
在东瀛人看来,自己有城池的地利,粮草也算充足,攻城一向讲究十则围之,而现在几乎是一比一的比例,想攻城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论将领的质量,自己这边也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国名将,一路从高丽打过来,到哪里不是把对面打得丢盔弃甲狼狈而逃。
就好像早已经在修罗场上练到满级的大佬回新手村一样横行霸道,完全不在怕的。
在这样的心态下,最终,东瀛没有援军。
他们急着消化自己已经攻占下来的土地,在高丽国王已经逃到了大周的当下,在整个秩序都崩溃的当下,只有零散的义军还在反抗着东瀛的铁蹄,原本历史上可能会有所建树的水军,此时也因为时间的差异,同样被打的溃不成军。
毕竟提前三十年,大周有正值壮年的广济奇,但是高丽可只有还是孩提的李舜臣。
即使是李舜臣,也没有办法上演八岁的我打败东瀛海军这样的顶级龙傲天剧本。
而在十五天之后的夜晚,广济奇突然下令召集了所有的高层军官。
“请问主将召集我们来有什么事情?”雷广看向广济奇,第一个发问。
自从被方别教育了一番之后,雷广现在已经有些夹着尾巴做人了,而广济奇这些天的调兵遣将,发号施令,雷广看在眼里,就算说没有什么大的战果,但是小西行长几次劫营都被不动声色地打了个大败,最终铩羽而归,广济奇在军中的威望已然比最初空降的时候高了数倍不止。
但是即使这样,他们依然不知道广济奇将他们突然召集在这里要做什么。
“我们选择今日攻城。”广济奇看着站在身下的将领,平静说道。
此言一出,四下里随即一片哗然。
因为在此之前,广济奇虽然说着攻城,但只是让人将让平城给团团围住,平日里天天打炮扰民,虽然说着随时准备攻城,但是随时是什么时候,没有人说得清楚。
就好像无限期推迟的计划,到底会不会重新被拾起来一样都属于玄学的事项。
“大帅确定是今天?”雷广看着广济奇说道,虽然说要攻城了他确实有些兴奋,但问题是,这么大一座城,哪里能说打就打:“大家伙都还没准备好呢。”
“哪里没有准备好,我不是已经演练了那么多天了吗?”广济奇看着雷广反问道:“所有的大炮是不是都运到,并且都架设在了正确的地点,所有的士兵都已经提前做好了攻城的演练和准备?”
广济奇这样一反问,雷广倒是愣了。
确实,广济奇演练攻城已经演练很长时间了,事实上当最后那批重炮运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正式攻城了,但是广济奇却生生将时间又拖后了十五天。
所谓兵贵神速,但是广济奇这是根本就没有把这句话放在眼里。
“好像,真的准备好了。”雷广喃喃说道:“但是主帅为何不提前说一下,让我们好好准备一下?”
“我们有准备了,对方就也有准备了,我不确定这么多人会不会走漏消息,我只知道攻城的话,最好一攻而克,否则伤亡起来之后,非但面子上不好看,更会让这座城越大越难打。”广济奇微笑说道:“我们的目标可不仅仅是这座让平城,我们要打的是整整一个高丽和东瀛的二十万大军,怎么能够在这里止步不前?”
这样说着,广济奇看着雷广:“雷广,你带三千兵马,去攻击北城。”
北城当然就是让平城北边的外城,最为险峻坚固,绝对不是什么软柿子。
“听令。”雷广毫不含糊,他本身就是一个攻坚手,毕竟东瀛的碉堡他都敢带着三百人顶着木盾去拆,更何况眼前这座大城。
“吴伟忠。”
“末将在。”又有一将出列。
“你带四千人,去攻击西城。”
西城就是之前第一波集中炮击的外城,相对来说防御比较薄弱,但是因为是第一波试探火力攻击的地方,所以说现在部署了重兵。
“听令!”吴伟忠领军令而去。
“还有祖成勋。”
“末将在。”
“你带三千兵马,去南城之外设伏,等待狙击出逃的东瀛败军。”
“末将听令。”
只有南城不会遭遇攻击,并且空门大开,因为原本这就是给敌人留的生路。
所谓围三缺一,便是这个道理。
但是只缺一面是不够的,网虽然说不能布在明面,却可以布在暗面。
“至于我,也带三千人马,负责进攻东城。”广济奇最后缓缓说道。
东城是所有外城中最坚固的一座。
最大,守军最多。
也是最硬的骨头。
真的老实说起来,西城或者南城最适合当做突破点。
“敢问一句?哪一个方向是主攻?”这个时候,下面有一个将军不由问道。
攻城不是应该集中所有的兵力攻击一点吗?
哪里有分散兵力三面打击的,竟然还有余力再派出一支负责埋伏的伏兵,这是已经做好了敌人必败的准备吗?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所谓纸上谈兵,大概莫过于此了。
“三面都是主攻。”广济奇回头,静静看着对方说道:“先上城墙者,记此战登城首功,赏纹银五千两。”
对方摸摸闭上了嘴巴。
“现在还有什么意见吗?”广济奇环顾四周,平静说道。
虽然他年纪不大,但是此时的将帅威严却有些霸气侧漏的感觉。
“如果此战未克……”有人在下面低声说道。
“此战必克。”广济奇挥手出大帐,回头静静说道:“若不克,这就是我广济奇今生的最后一战。”
当日子时,大周军队鸣炮攻城,三面齐发,弹如雨下。
PS:最近的完本节奏不太好,我月初已经摸了三天鱼,毕竟这已经和最初设想的剧情有了较大的偏差,但是还是要尽心尽力地将这个故事写好。
但是我还是会努力的。
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