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5t0优美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387. 惡客上門看書-thuqm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玄界除了十九宗外,其他任何宗门的地位都不是一成不变的。
哪怕就算是三十六上宗的上十,偶尔也会出现排名更迭的情况。
例如仙女宫,当年就是把中州黄家给拉下马,才得以夺得“上十第一”的桂冠,而后来名次能够一直稳固,也是因为这个宗门能够很好的压制住自己的野心,从来就没有奢求成为“二十宗”;再加上仙女宫的发展策略,一直与其他宗门交好,所以才能够站稳脚跟。
而除了如此励志的仙女宫外,西州季家、行云宫、龙虎山庄,也皆是相当励志的代表——这些宗门,也都不是一开始就处于三十六上宗的“上十”序列,而是依靠自身的发展和努力才最终得以成名。
那么有人起来,自然也就有人下去。
不过名次的跌落,也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有其他宗门发展得好,所以才会被拉下马。
能够成为三十六上宗的宗门,哪一个不是有数千年的底蕴?
别人在发展,资源占据更多的他们又怎么可能停滞不前?
除非,是掌门人出现了重大决策失误,又或者是出现了例如宗门分裂或者宗门大量强者陨落的特殊事件。
行云宫,前身便是行天宗。
这个宗门的野心极强,立宗之初的理念便是“替天行道、斩妖除魔”。
而事实上,行天宗在当年针对妖族的战争中,也的确是相当出名,这也是后来他们能够排入三十六上宗前列的原因。
但很可惜的是,后来因为宗门内部的决策问题和理念之争问题,导致行天宗出现内部分裂,行云宫也由此诞生——在那之后,行天宗也终于不再是“替天行道”的理念,而是改为“顺应天意”之说。
但很可惜的是,随着行天宗分裂和内部又相继出现一系列的错误决策,导致宗门实力以惊人的速度迅速下滑。而后来宗门高手的神秘失踪,便彻底成为了压垮行天宗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被行云宫取而代之。
如今的行天宗,已是七十二上门的“下十末”了。
若无意外的话恐怕很快就要成为三流宗门了。
但在这个宗门彻底变为三流宗门前,如今还是七十二上门之一的它,依旧有着相当程度的影响力。
宗门的广场大殿上,类似于世家教头一职的行天宗长老,正端坐在一块立于三米巨石上的蒲团,双目如电般的扫射着正在广场操练着的上千名弟子。
这些弟子年纪普遍都不大,基本都是八、九岁,最大的也不过十二、三岁。
此时正在广场上练拳的他们,小脸上满是认真且严谨的神色,一拳一脚都打得有板有眼。
这上千名弟子一齐出拳、踢腿的动作看起来,竟是有一种奇特的和谐美感。
这些弟子,是行天宗的外门弟子。
他们会在这里接受五到十年左右的统一训练,之后再按照具体的情况进行分配——天资足够好的弟子,很早就会被长老们相中,成为这些长老的真传弟子。而如果能够在五年内表现足够优异者,也有一定的几率可以成为真传弟子,最不济也是一个亲传弟子的身份。
若是十年时间都无法进入内门的话,那么这些弟子就只剩两条路可走:要么成为专门处理俗务的外门执法弟子,要么就只能离开行天宗。
前者会被安排到行天宗所掌控的秘境内巡视和驻防,用于维持宗门所掌控秘境的顺利运转和资源开采等;后者虽说是离开行天宗,但因自身所学功法的存在,倒也是可以过上比凡尘平民更优渥的生活,而且说不准这些弟子未来诞生的后代就会出现天才——基本上,各个宗门有超过一半的新鲜血液来源都是出自这种方式。
而这一点,也是玄界大多数世家的构成基础。
扫视着广场上弟子们的动作,这位行天宗的执事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
抗战之超级兵锋 长风
他的修为并不强。
只有地仙境而已。
但在如今基本已经滑落到三流宗门边缘的行天宗里,他已经算是非常难得的强者了——如今的行天宗,只有一位已经卸任掌门之位的太上长老是苦海境尊者,但其已临近大限;而新接任掌门之位的前大长老,也不过只是道基境大能,但好在行天宗的底蕴终究还是有一些的,整个宗门除了掌门外还有另外两位道基境大能,以及包括这名执事长老在内一共十三名地仙境。
按照玄界的序列强弱判定标准,七十二上门最少得有一位苦海境尊者坐镇。不过宗门的档次更迭肯定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因此哪怕就算行天宗这位已经大限临近的苦海境尊者当场暴毙,但只要在未来几十年里,行天宗还能够再诞生一位苦海境尊者的话,那么还是有很大的可能能够维持住自身的排名不跌。
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
想要再让行天宗恢复到以前的威名,没有个上千年以上的时间是绝无可能的。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行天宗才会如此重视下一代弟子的教育。
“很好,我很满意。”
看着所有外门弟子一套健体功法打完,开始吐气收招,许大志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你们的表现,就足以证明在过去半个月里,你们并没有虚度,我看到不少人都已经达到聚气境五重了,最弱的也有聚气境三重,月底的考核相信你们应该是没问题了。”
说到这里,许大志笑了一声:“我们行天宗这套《天行健吐纳法》中正平和,最适合用于聚气境阶段的修炼了。如果有人能够在月底修炼到聚气境七重的话,到时候肯定会被其他长老收为弟子的,你们就不用担心以后的事了。”
听到许大志的话,不少弟子的脸上都浮现出喜色。
许大志的脸上也满是笑意。
他刚才说的这些话,并不是在忽悠这些外门弟子。
行天宗的修炼功法进阶方式与其他宗门不同,因为这个宗门的功法并没有那种可以让修士一直不断修炼下去的,而是按照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功法来进行分配。
聚气境时修以聚气为主的《天行健吐纳法》,神海境修以锻炼神识为主的《晴空养神诀》,通窍境修淬炼五脏六腑的《五行吐纳法》等。直到本命境之后,才根据每名弟子的身体素质、偏好和性格等情况的不同,而开始主攻不同的功法修炼。
行天宗虽说如今已有跌落到三流宗门的危险,但其本身的底蕴和传承一直以来都未曾断绝,所以哪怕如今是七十二上门之末,但其收徒标准和内外门的判定标准等等,却始终是按照着当年三十六上宗时的标准来执行。
亦即是想要成为内门弟子,起码也得有蕴灵境的实力才行;而想要成为某个长老的亲传弟子,那起码也得有凝魂境的潜力方有可能,若只有本命境的潜力最多也就只能当个记名弟子——勉强比内门弟子稍高一个档次待遇。
而按照聚气境百日筑基的说法,这批外门弟子修炼至今已有一个半月,到月底恰好就是两个月,届时如果真有人能够达到聚气境七层的话,那么潜力和资质自然也是本命境无虞,被收入内门也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许大志这些话,倒也不是在开空头支票。
现在的行天宗,的确需要尽快的建立起这些弟子们的信心支柱。
许大志看着眼前这上千名弟子,他觉得这一次,他们行天宗真的能行!
只要太上长老再坚持一百年左右,行天宗肯定能够摆脱七十二上门之末的名头。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许大志拍了拍手,示意广场的弟子们可以解散了,“接下来如果你们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先记录下来,在月底的考核前,我们还会有一场公开课,到时候你们可以把这些问题再拿来问我。”
“是。”上千名外门弟子的回答声,显得格外的嘹亮。
许大志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他就是喜欢这种充满朝气的感觉。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咻——”
锐利的破空声,骤然响起。
一块几乎足有三米高的巨石,就这么以惊人的速度朝着许大志飞了过来。
几乎就在巨石砸中许大志的瞬间,整个巨石顿时就迸发出数十道冒着滋滋白气的裂痕,然后下一秒巨石就彻底炸裂开来,四射而出。但诡异的是,这些飞射而出的碎石却并没有落地,反而是被某种无形之力所牵引着,反而是悬浮在许大志的身周,而且滋滋作响的白气更是在这些碎石上不断的迸发着,竟是将这些碎石打磨得更加尖锐。
“好胆!”许大志冷哼一声。
他整个人缓缓浮空而起,周围所有已经被打磨成尖石的碎石块,悬浮在他的身边,遥指数百米外的两道人影。
“竟敢来行天宗闹事,看来我今天不给你们一个教训的话,玄界怕是真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来行天宗放肆了!”
“噢——!”
一众外门弟子,此时竟然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这些前来拜师的弟子,自然也是听闻过行天宗日暮西山的传闻,只是在东州这片土地上,也没有太过强盛的宗门,再加上这些弟子对于自身的资质也是一知半解,因此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见识眼光。
但最起码的一点,他们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的宗门太弱。
此时看到许大志这位长老如此意气风发的一面,这些人自然也是跟着欢呼起来。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在这些外门弟子看来,眼下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加深他们对宗门认知与了解的机会。
当然,在许大志看来,眼下有两个不开眼的家伙突然来闹事,于他们行天宗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他可以通过这件事迅速在这些外门弟子的心目中植入“行天宗非常强大”的印象,如此来加深他们对宗门的认同感与归属感。
想到这里,许大志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冷笑声。
这一仗,他不仅要打得干脆利落和漂亮,而且还要以最快的方式解决对手。
因为只有速战速决的一面倒杀戮,才能够彻底在这些外门弟子的心目中建立起“强大宗门”的印象。
“死!”
许大志做了一个切手的动作,他身边所有的碎石顿时便发出极为迅猛的呼啸声朝着远处的两道人影轰去。
但下一秒,更加诡异的事情却是发生了。
本来理应是在两到三秒内就可以横跨数百米,直接将正在山门外缓步走来的两道人影给轰杀的碎石,却是在飞出不到十米的距离,就彻底凝滞住了。
在这一瞬间,许大志发现自己施加于这些碎石之上的精神印记,居然被全部抹消了。
因背对着所有的外门弟子,所有这些外门弟子并未看到许大志脸上已经变得越发苍白的神色。
什么都不知道的他们,还以为这些他们的长老正在进行的某种“不明觉厉”的操作,于是这些外门弟子竟是又一次的发出了嘹亮的欢呼声,仿佛他们这种声援能够给他们的长老增加更强的战斗力一般。
“愚昧的蠢货。”
清冷而满是不屑的蔑笑声,陡然响起。
这道声音,并不大。
但却是清晰的落在了广场上所有人的耳中。
这宛如耳边低语般的声音,让所有外门弟子的欢呼声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
就算脑子不太聪明的他们,此时此刻也终于意识到,眼下局面的不对劲了。
“长老……”
有弟子望向许大志,然后开口,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跑!”许大志要破舌尖,强行打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附加于身的恐慌效应,沉声怒吼,“你们快跑!”
这些外门弟子,都是行天宗的未来。
他不知道行天宗什么时候惹上了这等强者,但许大志起码知道,只要今天他们行天宗有人能够逃生出去,那么今日这些外门弟子就还有可能为行天宗撑起未来。
“啪——”
轻打响指的声音突然响起。
下一刻,已被夺走操纵权的所有尖锐碎石,就从四面八方的朝着许大志轰落!